渡水青云

要断网了,要学习了。

已成为失踪人口。

文坑会填,勿念。

不管怎么写都很ooc,心累。
我大概没文力了。

呼吸过度


如果你的一生只能在不断的清醒和昏迷中徘徊,你该怎么办呢?更何况,陷入困境的你不过是个少年。氧气罩盖在脸上的滋味不太好受,像被塑料薄膜密封住头部。

“哎……这孩子就是生病了才会老实一点,说实在的,我还是喜欢看他活蹦乱跳地做个捣蛋鬼啊。”

自来也用手心摸摸鸣人的额头,翻过手背再摸摸,血泪样的纹路随着面颊肌肉的抖动而舞,仿佛是真的流下血泪。纲手安慰般地轻拍他的肩膀,细声说:“是啊,谁不想呢?但是,他的过度呼吸症是天生就有的,这一点真是十分罕见呐。可他又是个急性子,总是大吵大闹地引起激烈的情绪波动,这不就是成心添堵嘛……可是看到他一次次被过呼吸所折磨,渐渐磨平了性子,我的心也在滴血。”

“哎,也是我的错,我是不是不该带他去各地旅行?尤其不该带他去雨隐村采风,那儿的空气总是湿漉漉的让人胸闷,弄得他过呼吸了两回。”

自来也愧疚地把脸庞埋入双掌中,指腹粗糙的纹路描摹着岁月的曲线。

“别那么想!你是为他好才那样做的,我们都知道啊!”纲手轻颤双肩挥动双手,身体紧绷。淡金色双眸反射出倔强的光。

“纲手,我……”

自来也的话语被推拉门快速滑动地声音打断,门口飘过几缕黝黑的发丝。

“白痴鸣人,大笨蛋鸣人!你到底怎么了?!”

黑发少年紧锁双眉,压住了心里千万分的慌。

坑还是要填hhh但对ky零容忍。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一入火影深似海,从此bg是路人。

从第一集起,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鸣人了。当然弹幕很多人沉迷佐助的美貌啦www然而我就是喜欢鸣人,他还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那种热血款的男生。

火影真的很多地方都让人感动到爆……比如开始的白和再不斩啊后面的红莲和幽鬼丸啊之类的,阿斯玛老师殉职宁次之死啊这样的。说实话我泪点比较高也比较奇怪,大部分把人虐哭的场景我都没哭,印象中哭的理由比较奇怪。

就很受不了鸣人哭泣,忘了哪一集了鸣人一哭,我就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讲道理火影里哪个人哭都没有鸣人哭泣的杀伤力大。鸣人背景很惨,性格很好,这就让他哭的时候更让人伤心,一路走来太子的一生绝对是算不上美好的,更别提岸本给他那么个尴尬的结局。

哇我瞎比比了啥www主要一下暴哭就是自来也和鸣人两回吃冰棒的场景,两回都暴哭。比起早逝的水门,自来也更像亲爷爷一样是鸣人的心灵支柱吧,比起伊鲁卡老师,自来也又是在鸣人最少年心性也最敏感的时期教导他,陪他度过的。(而且卡卡西我觉得他偏心佐助x毕竟都是天才嘛)对自来也我真的超感激他,把鸣人教育得这么棒!ww然而他的死也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事,他就是推动鸣人成长的火箭嘛。再联想博人传里鸣人不可避免的死去的结局,真的,气到暴哭。

岸本就是这样,老一辈死去来推动新一辈,然后一辈比一辈强。但是鸣人是不一样的。他已经代表了整个火影精神,他的死可不仅仅是让博人成长,更代表整个火影时代的死亡。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接受博人传的原因。况且鸣雏和佐樱简直恋爱结婚的不明不白,我也很不明白一直把佐助挂在嘴边的太子是怎么能娶雏田的。哇,想想都超气。尤其是一直精神满满,是木叶小太阳的鸣人怎么能变成一个颓废上班族的,受不了诶,这就是美被打碎的样子啊。

哎越说越气,总之我爱鸣人,我爱鸣佐,我爱火影。



求推好书。
第一是科幻小说,磅礴大气点的,如《三体》。
第二是简约风格,内容不限,文字要干练有张力。
第三是华丽一点gay一点的,还带点忧郁,如《道林格雷的自画像》。
第四是童话风,不要黑的,要温馨,清新或小忧桑的。
第五是现代都市风,恋爱情节少一点的。
谢谢。
(ntm屁事真多)

来自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abo/雷安】先婚后爱(4)

     •先婚后爱,双杀手,abo设定
  •本章有凯柠,注意避雷
  •后半截是论坛体
  •ooc严重,没剧情,慎阅,欢迎捉虫
  
   =
  
  正文:
  
  等雷狮回到家已是深夜。孩子们都睡了,客厅电视还开着,只是安迷修早就陷入了梦境。
  
  柔和的豆色灯光笼罩着他,好看的棕发像和了蜂蜜,长而卷的睫毛上缀着金色的粉尘,此刻若那双绿眸睁开,怕是更摄人心魄。
  
  从那舒展的眉和微张的唇来看,他在做美梦。雷狮不忍打扰他,把买回来的用品放到厨房里再蹑手蹑脚地出来,小心坐到沙发的另一边,继续看安迷修。
  
  心愈发柔软了。
  
  雷狮终是忍不住地凑了过去,撩起他的额发,把唇印在他光洁的额头上。
  
  这是个不含爱‖欲的吻。
  
  作为杀手,安迷修一向浅眠,当那湿软的唇触碰到干燥皮肤的那刻,他就醒了。
  
  “雷狮你……”
  
  “叫我干啥?”
  
  皮糙肉厚的雷狮雷大爷翘起二郎腿斜着眼看他,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可惜鼻尖上那滴汗破坏了他完美的掩饰。
  
  “没事。”
  
  安迷修不去看他,耳尖悄悄发烫。
  
  雷狮看他这副样子觉得心痒难捺,便抓住他的手腕强迫他看向自己:“喂,老丹给的任务不是叫我标记你吗?乖乖让老子咬一下腺体不就行了?”
  
  “反正我说不你也不会听。”
  
  安迷修垂下眼睑侧过头去,露出那片有弹性的,散发着馥郁芳香的皮肤,把脖子往他嘴跟前递近了些。
  
  “要标记就快点。”
  
   视线锁在那一小块儿腺体上,雷狮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那我就不客气了。”
  
  等牙齿陷入后颈处的腺体时,安迷修下意识地想要抗拒,他刚抬起胳膊就被雷狮的手束缚住,顺从地承受那葡萄酒味的信息素与自己海洋香精的味道慢慢融合。
  
  安迷修仿佛成了一块正在融化的黄油。
  
  原来这就是暂时标记?
  
  令人欢愉的,安心的,沉醉的。
  
  海洋中滴入一滴醇酒,整片海都晕染开葡萄的芬芳。
  
  他短暂地沉迷在精神层面的舒适中,身体发烫眼神迷离,怎么看都很糟糕。瞳仁里满是雷狮的身影,再往深看则是本能的欲‖望,最后留下空洞的黑,依旧缥缈。
  
   标记也是会引爆藏匿许久的情感的,好像层层拨开黑暗森林的藤蔓,原始的自然色彩便会沾染到指尖,浸润到心灵。
  
   就差那么一点,安迷修就被雷狮握到了。
  
  雷狮不解地向下看去——安迷修的手掌无力又坚定地在他胸口上抗拒他。
  
  alpha眉头骤蹙,双眸震颤,嘴角的弧度下滑了不少。
  
  他没了兴致,起身去浴室。脚步声大得让安迷修轻轻松松就能感受他的怒意,这不怪雷狮。
  
  安迷修也有点愣怔,他不是特别针对雷狮。两个人之间生起摩擦大多是因雷狮的任性,而他则是承受的那方。时间一长导致他受到雷狮的进攻就想抵抗,反击。再说这事太过突兀了些……他从心里就没接受这闹剧般的婚姻。
  
  人们大多把恋爱和婚姻沦为一谈,认为婚姻是爱情成熟的果实,爱情是婚姻里娇艳的花朵。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人人都可以结婚。无论是陌生人,亲友,宿敌……都会为利益牵起对方的手,昏昏噩噩地度过余生。
  
  爱情是不一样的,很多人大概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纵使拥有,长久得也不见多。
  
  譬如他与雷狮,被命运捉弄,结了婚。安迷修可以接受婚姻,照顾孩子,但不接受恋爱,不接受被人束缚,不接受omega的命运。
  
  碍于以往的立场,安迷修不能够用公平的目光去看待雷狮的爱意,他只能用沉默来抗拒。双手绵软地一推,雷狮便会乖乖离开他。
  
  愧疚感如潮水涌上心头。
  
  雷狮是什么样的人他想是比谁都清楚。这家伙从没讲过道理,考虑过别人的感受,今天却对他让步。
  
  该说他要做个好丈夫吗?
  
  安迷修嘴角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谁信呢。
  
  每个星期五的下午,凹凸社的女生们照常举办茶会,庆祝活着度过又一个被组织压榨的星期,同时也悄悄搞一些秘密的感情八卦和同人创作。
  
  这个星期的茶会因人少显得有些凄清,但是有艾比小姐在,欢声笑语便不会缺席。
  
  自那次救治孩子后,艾比小姐是凹凸社里第一个知道安迷修和雷狮结婚的女性,对此她多多少少感到兴奋,比中到亿元彩票概率还小的事便是比凯莉抢先一步得知爆炸性的八卦消息,艾比可从没想到她能中奖。现在她可以在女孩子们的聊天室里畅所欲言——动用女孩子那感性的,罗曼蒂克的,敏感的神经编织美丽的爱情。
  
  凯莉难得失态,她有些气恼地一口咬碎棒棒糖,作出咔擦咔擦的声音,脸颊也鼓了起来。
  
  “喂,我说。”
  
  凯莉有些高傲又不失可爱地稍稍仰起下颌,转动那双蓝色玻璃球般漂亮的眼珠看向艾比因兴奋小幅度晃动的呆毛,嘴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你确定他们真的进展到那一步了?我是说,上‖床。”
  
  “请您别取笑我孤陋寡闻。”
  
  艾比耸耸肩:
  
  “那可是连孩子都有两个了。”
  
  凯莉柔顺的黑色长发绑成一个爽利的马尾辫,随着头颅轻微动作弯出俏皮的弧度,从中又泄出什么情绪:“呵。咱们组织是个什么鬼东西,咱们还不清楚吗?”
  
  “孩子算什么,想要多少造多少。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哦?”
  
  艾比显然被她说得话惊到了,细碎额发惹人怜爱的抖了抖,一双大眼睛露出小兔子般可怜兮兮的神情:“什么?还有这种骚操作?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不知道。”
  
  安洁莉递给凯莉一个眼神儿,成功阻止大小姐说出些伤害少女心的话。她淡然地用手指拨弄发侧的柠檬发饰,平淡地说:“这没什么。请不要妄自菲薄……这件事是绝密的,理论上不允许告知第五个人。不过,谁管它呢?”
  
  灯光反射下,安洁莉绿色的眸子发出某种原石的光泽。
  
   “第五个人?”
  
  艾比大声喊叫了一句,放下了在她手中被蹂躏的那个小勺子,状似鲁莽地凑近安洁莉,却被凯莉挡开在一米外。
  
  “对,你是第五个知情人。关于基因代孕技术,雷狮安迷修的孩子并不是第一第二。第一个成功诞生的,是我和凯莉的孩子。”
  
  安洁莉语调平缓地说出了惊人的话语。
  
  这边安迷修目睹了雷狮把门砸出沉闷可怕的响声后,无可奈何地去哄被吓哭的两个孩子,等把他们安顿好了,他疲惫得快陷入沉睡。
  
  后脖颈的腺体还在微微发烫,残存着几丝爱‖欲的味道,这让安迷修有点微醺。
  
  仅剩的意识令他想起点什么来,对,艾比小姐私下告诉他的,感情上有困惑的问题,可以在网络论坛求助。 再想了下雷狮被推拒时难看的脸色,安迷修强忍睡意滑开手机锁屏再点开凹凸论坛。
  
  天生没有八卦头脑的他还真没怎么用过这个东西。
  
  安迷修点进情感问题的板块里发了个帖子。
  
  凹凸论坛≥八卦区≥情感问题区
  
  主题:【求助】被迫和宿敌结婚后该如何发展感情?
  
   1L:最后的骑士【楼主】
  
   如题,求助。
  
  2L:_(:з」∠)_
  
  前排出售瓜子花生,坐等楼主码字。
  
  3L:并不是小广告商
  
  我们的新产品极其吸引异性,因此随瓶奉送自卫教材一份。能让他/她一闻就迷上的香水——凹凸香水。地址:xxx,电话:xxxxxx。
  
  4L:柠檬不萌【管理员】
  
  楼上已被删除,请不要水帖。
  
  5L:_(:з」∠)_
  
  哇靠好劲爆,和宿敌结婚什么的……对方能同意和楼主结婚也是很强诶,坐等扒。
  
  6L:_(:з」∠)_
  
  我觉得这幕后有py交易……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求管理员别封号。话说楼主去哪儿了?
  
  7L:最后的骑士【楼主】
  
  呃……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还请各位美丽可爱的小姐稍安勿躁,听我慢慢道来。我码字比较慢,见谅。
  
  8L:星月魔女【管理员】
  
  哟呵速度这么快,果然两个情商感人的雄性生物谈恋爱就是麻烦。
  
  9L:_(:з」∠)_
  
  卧槽一个标题如此直男癌且不起眼的帖子竟然能把星月大佬和柠檬大佬都引过来,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黑幕。(瑟瑟发抖.jpg)
  
  10L: _(:з」∠)_
  
  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标题的“发展感情”四个字了吗??楼主想问清楚能不能先透露一下您和您伴侣的性别……额,我是说,既然想发展感情,不同性别肯定有不同道路啦。
   冒昧问一下,您怎么想和被迫结婚的宿敌发展感情……
  
  11L:最后的骑士【楼主】
  
  谢谢楼上真诚的关切和提问,那我就首先解答一下楼上的问题。
  
   我是个男性O,他是男性A。呃,算是典型的婚姻配对吧。现在是凌晨一点了,我很困,很抱歉不能详细地和大家谈一谈。
  
  然后简要说一下我们目前的情况:前天我们才刚被组织强制领证结了婚,开始养两个孩子……请不要误会,这是代孕技术的结果,我们还没有互相标记。
  
  昨天我也没有让他标记,额,请您们体谅我,毕竟他是我的宿敌,我们三观不合理念相悖,现在还没有打架算是不错的。
  
  再加上我没有恋爱经验和育儿经验,现在我们的关系依然很僵。而做为一个omega,我还要照顾孩子,就疏忽了他,错过了增进感情的机会。
  
  几个小时前我被他暂时标记了,现在还有点懵。他本来想彻底标记我,但是被我拒绝了,现在正气呼呼地窝在卧室里和我怄气,不过他刚做完一个任务,估计累了,可能睡着了吧。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再说了我没觉得我做错什么了啊!我没一拳揍开他算好了。
  
  12L:_(:з」∠)_
  
  woc这个楼主好温柔啊!!!额我就那个10L的小透明,没想到能被楼主回复的。而且楼主这么温和有礼地回应我……完了,我粉上楼主了。
  
  13L:星月魔女【管理员】
  
  楼上小天使请自重,我不想看到可爱的孩子英年早逝。
  
  14L:_(:з」∠)_
  
  woc??害怕。
  
  15L:_(:з」∠)_
  
  这个帖子……一看就是很有潜力的必火贴,先码住,以后看。
  
  
  
  
  -TBC-
  

【雷安】标准偶像剧(有病慎入)

  •是的我没灵感了我疯了
  •勉强保持日更,梗来自万万没想到
  •第一人称,ooc流。
  •我是个雷吹,没毛病
  
  =
  
  你们为什么嫉妒我,我只是个又高又帅还有钱的皇二代而已。听说凹凸大赛很火别人都参加,还打怪赚分升级,我就买下了凹凸大赛里所有的船,听上去亲民点儿。 (并不是私心)
  
  暗恋的人喜欢有马的骑士道,我该怎么买下带骑士道味道的马献给他?
  
                                                 ——题记
  
  我叫雷日天,哦不,雷狮,每天从五万多平米的甲板上醒来,面对两百多名海盗小弟。
  
  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我只希望能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积分,走开,不要再烦我了。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爱呢?唉……
  
  今天我来到一艘大船上视察,我的海盗团有十亿艘这样的大船,两百多亿个这样的弱鸡保洁人员。
  
  嗯嗯?!什么情况?!突然有一个棕毛的保洁员朝我飞速冲了过来,我挡下了那两把像彩色棒冰的剑却来不及闪躲那根弯刀般的呆毛。
  
  呃啊!!本大爷竟然被呆毛伤到了,痛啊!!!!
  
  我一个不注意,鲜血便从伤口处涌出,溅到了自己的衣服和头巾上。艹!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套衣服!花了几百亿积分才买来一套(虽然那些积分都不算什么)!但是他怎么能用呆毛在我肚子上撞出一个血窟窿的?!
  
  当我还在愣神的时候他已经默默拆了右腿上的绷带团成一团堵住了我肚子上的窟窿,哦,还是好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看你的衣服都脏了!”
  
  不是,你这叫不是故意的?!而且我都吐血了你竟然关心的是我的衣服?!
  
  我虚弱地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地吼他:“你知道这衣服多贵吗?几百亿积分啊!卖了你都不够再买一件的。”
  
  “混账恶党!”
  
  他非常大力地给了我一巴掌,吼的声音比我还高。
  
  “你才是出来卖的。我可是个正经的保洁人员,别以为你有几个臭积分,就可以践踏我的尊严!”
  
  我日,这声音有点耳熟,还有那棕毛。
  
  这尼玛不就是白痴骑士安迷修么!!
  
  无奈,当我抬眼看到那双翡翠般的绿眸的那一瞬间,我就爱上他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就在刚才那一霎那,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安迷修,请你和我结婚!”
  
  我深情地捧起他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印下一吻。
  
  没想到他无情甩开我不说还指着我鼻子大喊:“不行!我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骑士!你还没有在长着翅膀的飞马上强吻我,也没有在两万多平米的玫瑰花田里拿出比鸡蛋还大的钻石向我求婚!而且我们要打架,和好,决裂,再打架,再和好,再决裂,再和好,我们才能在一起!”
  
  “不是吧!这么麻烦啊!好吧我答应……”
  
  我刚打算答应他的要求,这时我老弟卡米尔却窜了出来:“不行!我不同意你们结婚!”
  
  “为什么啊?”
  
  我不悦地瞪视他,却发现他根本就没看我。卡米尔一把扯过比他高大的安迷修转过来看我:“大哥,他哪里有我好看?而且这种来历不明的保洁员人品也不好,他是小偷!”
  
  卡米尔把自己手里提着的蛋糕塞进安迷修怀里说:“看,他偷我蛋糕!”
  
  “你这栽赃陷害也太明显了吧……”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还很许多人有染!”
  
  卡米尔摘下帽子从里面取出几张照片给我看,嗯,PS痕迹很明显,什么莱娜,凯莉,蒙特祖玛都和他P在一块儿,明明都没同框过。
  
  尤其是第一张图,鬼狐的身体安上安迷修的头简直笑爆。
  
  我端正作为大哥的态度板着脸训他:“够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反正我和安迷修之间的爱情是不能拿任何东西衡量的。”
  
  卡米尔没有理我。
  
  “你要多少积分离开我哥?我给你。”
  
  “五十六点五。”
  
  “好,给你六十积分,不用找了。”
  
  什么?!!不仅要价精确而且还这么便宜!!时间已不容我细细吐槽,眼看着安迷修收下积分就要离开,我流着两滴鳄鱼眼泪伸出尔康手挽留他:
  
  “不,安迷修!不要离开我!!!”
  
  “再见雷狮,我们的爱情结束了。”
  
  他举起冷流往我后脖颈一招呼,我就晕死过去了。
  
  打那以后,我就对卡米尔变得十分冷淡。走在街上看什么都像安迷修,连去大船上视察都没有兴趣。
  
  哎,看来我不仅是个多金的帅哥,还是个痴情的帅哥。
  
  就在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地梦到安迷修时,佩利往我脸上砸了一封信:“老大!你的信,安迷修寄来的。”
  
  听到这个名字的我顿时忘了发火揍狗,赶紧抢过来信,用看珍宝一样的眼神儿看信:
  
  亲爱的雷狮,我是这么爱你,又怎会因为那一点积分就离开你呢?而是因为我得了血管神经间歇性头痛、静脉曲张引发的腔静脉闭塞、开放性便秘、子宫内膜脱落、21三体综合症、重度中二病。我不想因此拖累你,希望你找到更好的人,得到更幸福的生活。再见了,雷狮!
  
  我颤抖着双手举起这份信,双眼盈满热泪。
  
  这字写的真特么丑啊!!!
  
  
  为缓解得知他患上绝症的信息,我再次踏上了大船的甲板上开始我的巡视,也许我永远也见不到安迷修了,好难过。
  
  啊!
  
  我惊讶地望向安迷修,这时安迷修再次摆出进攻的姿势,并再次用呆毛在我肚子上捅了个窟窿。
  
  我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又一次口吐鲜血,弄脏了衣服。
  
   “对不起雷狮!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这熟悉的,恶心帅的声音,我欣慰地看向他的双眸款款温柔道:“我知道的!太好了,你还在!”
  
  “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了,但是我还是那个爱岗敬业的保洁人员。”
  
  我深情地拥他入怀:“亲爱的,不要离开我!就算你得了血管神经间歇性头痛、静脉曲张引发的腔静脉闭塞、开放性便秘、子宫内膜脱落、21三体综合症、重度中二病,我也不会离开你的!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雷狮……就算我得了血管神经间歇性头痛、静脉曲张引发的腔静脉闭塞、开放性便秘、子宫内膜脱落、21三体综合症、重度中二病,你也要和我在一起吗?你会停止爱我吗?”
  
  我单手捂脸仰头45度,摆出文艺且忧郁的动作,坚决地说:“不,我不会停止爱你!”
  
  安迷修感动地轻颤身子,抬起那双好看的眼睛对我说:“真的吗?”
  
  当我要说真的的时候,海盗团全体成员突然冒了出来把我和他隔开。
  
  他们愤愤地说:“你们不能在一起!我们老大每天从五万多平米的甲板上醒来,有两百多个为他卖命为他打call的小弟,而且他还是又高又帅又有钱又痴情的雷王星的三皇子!像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保洁人员,怎么配得上他?你该不会是特意来这儿擦甲板,借机勾引我们老大的吧?”
  
  安迷修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人一巴掌,他气愤地指着他们鼻子吼道:“哼!我可是正经的保洁人员,别以为你们有很多臭积分,就能践踏我的尊严!”
  
  卡米尔,帕洛斯和佩利愣愣地站了三秒钟,然后突然盯着我大声说:
  
  “老大!他真是好棒的人!我们同意他做我们大嫂!”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把安迷修揽入怀中。
  
  
  
  
  -END-
  
  安:所以你答应好给我的马呢?
  
  雷:等我卖了那艘五万多平米的大船就给你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