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雷安】最极致的爱恨

雷狮向来就是个变化无常狡猾奸诈的海盗头子。

听别人说,敌人是最懂对方的,比爱人还懂,是深入骨髓的那种了解。

安迷修想暂时抛下骑士道原则大喊,你放屁,那个恶党的想法我什么时候知道了?

他想他确实有些时候,看不透雷狮。

比如说和这家伙打了一架后,获得片刻和平的调整,绷带扯着皮肉的声音嘶嘶作响,那并不轻柔的手劲儿怕是把血肉磨得更凄惨了些。安迷修朝雷狮抛去一个不太绅士的白眼,暗自腹诽:这是你自己的胳膊和腿,能包扎伤口到加重伤势也是厉害,他安迷修可不背这个锅。

而雷狮感受到对方并不友好的眼神,罕见地没去搭理,他动作呆滞地继续扯着绷带往精瘦的小臂上缠绕,勒紧,期间连哼哼都不打一个。那双紫色的,仿佛和了龙舌兰酒的双眸则一动不动地盯着夜色渐浓的天,天上的星星就这样顺着银光流入他的眼中,熠熠生辉。

也就是这个时候,安迷修才想起,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阴险卑鄙狡猾可恶的家伙曾经是雷王星的三皇子,带着缀有罂粟和荆棘的王冠,抬手便能搅弄风云,与生俱来就是王。

他还记得,上回打完架,雷狮使了大劲儿握着他受伤的胳膊硬拉他坐下,不顾他的大声抗议和斥责就自顾自地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天空对他说:

“喂,白痴骑士,你知道么?其实我从小的梦想,就是驾驶一艘海盗船,去征服星辰大海。”

那是雷狮的脸上挂着安迷修从未见过的幸福笑容,耀眼刺目得很。

安迷修还来不及吐槽他这皇家子弟不该有的中二病思想,就被紧紧握住了手,被迫转过脑袋和恶党对视。雷狮狰狞着一张本来清丽隽秀的脸恶狠狠地对着他耳边缓缓吐气:

“不过在征服星辰大海之前,我想先拿着你的骨灰盒去开一场盛大的宴会。”

“是吗?谁先斩杀谁,可不一定。”

安迷修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一双绿莹莹地眸子荡漾了春水,沉淀了恨意。



但是现在,安迷修想,是他先做到了。

不过不算是他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可耻一点地说,是他安迷修的骑士梦完全破碎了。

守护一切世间正义的骑士温柔极了,面对强大敌人那充满杀意的武器向身体挥过来,已无还手之力的他仍选择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护住身后瑟瑟发抖的几个弱小者。

但是安迷修失算了,足够贯穿灵魂的,令血肉撕裂的痛并没有落到身上。

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闷哼,然后他抬起眼,失了神。

他这一生都无法说出口的,那抹最爱的紫色,在他面前逐渐变冷,流逝了生命的气息。

远处传来的声音是海盗团中卡米尔的嘶声大哭和佩利的低声痛呼,以及帕洛斯惊讶又满意地轻笑。

安迷修愣怔地接住那人变得绵软的身体,依稀还能感到几分温热,是对他假意的怜悯。

说海盗温柔?呵呵,他的良心怕早就在几百年前喂狗了吧?!

其实他知道的,雷狮哪儿有那么好心,可以舍弃自己的性命来救他的宿敌,这可不是美好的童话故事。与其说雷狮难得有良心肯救他,不如说这个狡诈的家伙是想让他输的彻彻底底,永远不能翻身。

雷狮多么聪明啊,用自己的血肉埋葬了安迷修终身恪守的骑士道精神。强制性地把自己失去生命时那无神的眼眸和残损的身躯刻入安迷修的脑中,把自己融入安迷修的骨血中,连心脏跳动的时候,血液里都流着雷狮生命的味道,跳动地脉搏声都像雷声。
  
这家伙的作风就是这样,一辈子都和他安迷修作对,到死也是。


  
最后的骑士声音失真地拼命嚎叫,脸上的生理泪水和血水混到一块儿,狼狈至极。

这场一开始就结束了的战争。

说到底,还是安迷修输了。





-END-


雷安真好吃啊,我爱他们。这篇文被朋友说完全没有被虐到2333本人也的确不大会写刀啦x所以下篇是糖,有兔子安哥哦?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