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雷安】兔子安迷修的烦恼(1)

        • 总裁雷x兔子安
  • 兔子安和人型安可兼得,雷总人生赢家
  • 建议阅前查看有关兔子习性的资料
  • ooc严重,没有文笔!安是软安,慎阅
  
   =
  
   正文:
  
  下班结束被部下硬拉着参加了个party的雷总看在烤肉的份儿上就陪他们胡闹。随意填饱了肚子,各自道别后就无所事事地走在大街上,没有目的地东瞅西看,突然闯入眼帘的是一家名叫“凹凸宠物”的宠物店。
  
  哦,这个宠物店还挺有名的,听说这里的宠物寿命和人类差不多长,而且能自由地变成人和换回动物本体,唯一有点不足又称得上是特点的,就是化人后的宠物仍会保留一点宠物时的特征,比如留下耳朵尾巴什么的。当然!只要你有爱(并且有钱),就可以抱一只宠物回家!
  
  雷狮雷总裁,在人世间活了十八年没谁不服,从小到大都是混世魔王型的狠角儿。再加上底子硬,雷王集团的名声太响,雷大爷还真没遇到过不屑或鄙视的眼神。
  
  今天他还偏就遇上了,还是个宠物店里的宠物!
  
  脑海中深深印刻着那只兔子不屑的眼神儿,让雷狮暂时失了理智,推开宠物店的店门,无视许多宠物朝他卖萌求抱走的献♡媚。他笔直走向那只耳朵和头部带棕毛,体毛白棕相间的垂耳兔子,拎起它的笼子向店主说:
  
  “喂,这个兔子归我了。”
  
  说完快速划了卡,就拎着那可怜巴巴的小东西准备回家调‖教,也不管他不甘地啃咬笼子不停踢蹬。
  
  良心店主丹尼尔赶忙拉住雷狮,笑眯眯地问他:“请问您有没有养兔子的经验呢?我这儿有本养兔子的指南是免费赠送的,请您仔细阅读过后再进行喂食和管理哦。”雷狮本来想不屑地拒绝,但是考虑到他想折磨这只兔子,就只好拿了那本小册子,决定和上面的做法反着来。随后粗暴地晃着笼子往家里走去。
  
  丹尼尔目送着雷狮手插裤袋仰起下巴申请高傲地走远,用怜惜到仿佛嫁女儿一般的眼神看了眼名叫安迷修的兔子,并祝他好运。
  
  稍稍走远一点,雷狮就迫不及待地叫了辆车往家里赶,虽说是总裁,但他还真没养过宠物,对这件事感到十分新奇,并在不知不觉中对自己的兔子有了好感,很是关心他。
  
  他坐在后座上看向笼子里的兔子,开了笼门看见他胸牌上的几行字:
  
  名字:安迷修♡
  性别:♂
  特点:具骑士道精神
  
  “噗!骑士道是什么鬼啦。好中二啊哈哈哈哈哈!!”雷狮笑得连捏着胸牌的手都在抖,双肩上下耸动。安迷修听他的主人这样嘲笑自己的信仰恼了,张开嘴对着那白皙的指尖就是一口——
  
  “嘶!痛死了,你这家伙是想死吗?!”雷狮黑了脸,抽出手指重重关上笼门,这声音把听觉敏感的安迷修惊得缩起了身子,让他有些委屈地抖耳朵,吸鼻子。雷狮还在恼着,没有注意到他可怜的小模样。
  
  司机也不敢惹身后这位发神经的大爷,到了黄金地带的小区门口就停车扭头说:“先生,到了。”
  
  雷狮随便抽了几张红票子扔车座上,就赶紧开了车门往家中奔去。
  
  等他进了家门,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笼门放出安迷修来。他一边慢吞吞地换好拖鞋,一边抬手把大门锁好。
  
  安迷修到了陌生的环境有些胆怯不安,蹲在地板上不停地嗅来嗅去,小尾巴一动一动的,两颊边的垂耳软趴趴地贴在脸上,一双独特而美丽的绿色眸子眨呀眨,蒙上一点点水雾。
  
  这里的气味一点都不温馨,完全没有宠物店里那种大家庭的温暖氛围。安迷修把自己缩成一团,委屈巴巴地想,这种单独生活的感觉金肯定是受不了的,希望他不要被卖出去,至少别像他这么可怜。
  
  他一点都不喜欢买下他的主人,长相是能入眼啦……但是凶巴巴的,态度很恶劣。重点是他还嘲笑骑士道原则!!不可原谅!!! 绝对不原谅!!!
  
  雷狮完全不在意他的内心想法,任他乱跑乱跳。他开了电视,然后从厨房端来一盘蔬菜沙拉放在桌上,自己则一屁股陷入绵软的沙发里。雷狮打算拿蔬菜随便给安迷修垫垫肚子,看会儿球赛就洗漱睡觉。于是他抱起安迷修放在自己腿上,也不怕昂贵的西裤上会不会留下兔毛。
  
  安迷修本来想挣扎的,不料雷狮看球赛看得心情不错,就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头顶和脊背,感觉酥酥的,痒痒的。
  
   不行,别乱摸……安迷修小幅度地抖动身子,舒服地快软成一滩水。从出生到现在,对经常发‖情的敏感身体总是硬生生隐忍度过的安迷修没法承受任何抚‖弄身体的挑‖逗。
  
  他受不住地仰起脑袋,软软的带着奶气的呻‖吟从喉咙里冲出。
  
  不好!本体是不能发声的,那就说明他现在非常不妙地化成人型了。
  
  安迷修迷蒙着一双绿眸,惊恐地看到自己正以双腿岔开的姿势坐在雷狮的腿上。雷狮懵逼地看着面前双颊泛红的棕发青年,大脑一片空白。
  
  更糟地是安迷修化人型是没有衣服的,而在安迷修自己的记忆中他上次化人型已经是十四年前的事了,当年是小兔子的他还不会觉得害羞。但现在他已经是个十九岁的成年兔了呀!
  
  雷狮反应过来后一把抓住安迷修的手腕,皱起眉头说:“……安迷修?”一开口那声音沙哑得简直不是他的,这让仍旧是DT的雷总也老脸一红。
  
  “……请您放我下来。”
  
  发现挣脱无效,安迷修别过脸去轻声说道,那双兔耳立起又落下,带着不自然地抖动,明明脸颊都烧得通红,眼睛里却满满都是倔强。
  
  “凭什么啊。老子的兔子,老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雷狮满意地看他窘迫,手里使的劲儿增加了几分。这会儿羞赧和惊讶的情绪已然退却,雷狮心里只盘算着怎么欺负安迷修。
  
  安迷修垂下眼眸,咬紧下唇,表现出乖顺的模样,然而攥紧的拳头和僵硬的肩膀出卖了他。他强忍住心里想暴打面前这个恶劣男人的想法,冷静思考了下自己现下的处境,只好暂时妥协:
  
  “……主人?”
  
  这回轮到雷狮愣住了。
  
  这声主人叫的委婉缱绻,包含了些许隐忍的味道,总之,雷狮觉得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箭矢样的东西戳了一下。想搞事的手指软得没了力气,一根一根从白皙细腻的手腕处滑下。
  
  这时候那该死的羞赧又如返潮的潮水般席卷而来,弄得雷狮再一次地手足无措。
  
  安迷修觉得他十九岁的兔生迎来了非常大的一个劫难,大到他都没法解决,毕竟他被人花钱买下,总不能拿拳头怼到那人一张勉强能看的面皮上给他免费整容了,而且他最喜欢的就是紫色。恰巧一双动人心魄的紫眸就安在这个人的脸上,简直是成心为难他。
  
  在商业市场上叱咤风云的年轻总裁雷狮,此刻脑子被球赛那乱糟糟的声音和安迷修恬静的呼吸声搅得失了智,半天才反应过来该做什么,急忙奔到卧室去挑一套衣服, 抬眼看到床头柜上随意放着的一支马克笔便抓起来握在手掌里,在这期间脑子一直是放空状态。
  
  他傻乎乎地又奔回客厅, 粗鲁且残酷地扯掉安迷修怀中仅抱着的一个沙发靠垫,在他还没反抗自己之前,雷狮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没有像霸总小说里的主角,包养了人第一件事就是嫑脸地去强占人家。
  
  但他选择了把衣服丢在沙发上,然后一只手捏住安迷修胸前挂着的名牌,用马克笔在那块小到可怜的牌子上又填了一行字:
  
  主人:雷狮♡
  
  安迷修震惊而又恶寒地看了眼名字后面满满恶意的爱心,愈发担忧自己被卖给了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
  
  幸亏雷狮这时候还不是个gay,但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就光明正大地看着安迷修套他的衣服,接收到安迷修隐含怒火和羞耻的眼神后他强忍住吹口哨的欲‖望,把目光放得更肆无忌惮了些。
  
     被无耻主人欺负的可怜兔子安迷修产生了第一个烦恼:雷狮是个傻逼,但这个傻逼是他名义上的主人,这就等于他是一个傻逼主人的兔子,四舍五入等于他是一个傻逼的兔子。
  
  安迷修第一次想逃回宠物店。
  
  
  
  
  -TBC-
  
  
  
  
  

评论(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