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雷安】兔子安迷修的烦恼(2)

    • 总裁雷x兔子安
  • 这篇是过渡章
  • 建议阅前查看有关兔子习性的资料
  • ooc真好玩呀!安是软安,慎阅
  • 前篇请戳我首页
  
  =
  
  正文:
  
  在层出不穷的霸总校草之类的恋爱小说里,好像男主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屌炸天的模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家里有钱到能影响世界经济,疯狂地撩妹逗汉,广收后宫。
  
  作为一个现实生活中大财团的少爷,雷狮说,他要是年少时看过这类型书,绝对会下血本来上演一场现代版的焚书坑儒。
  
  那些没营养还辣眼睛的垃圾小说里胡扯的成分太大了,大到让雷狮看了就火大。

        幼时的雷狮先前是在一所满是纨绔子弟的私立学校上学的,然而在他打了几个看着欠揍但却有点势力的人之后被自己老爹意思意思训了一顿,仍然让他非常不爽且愤懑。
于是他堂堂雷王集团三少爷瞒着父母和哥哥,威胁老管家帮他私自转了学,去了所公立小学,立志要做个社会哥。

        于是在公立小学闯出一片天的雷少爷越活越滋润,还收了两个小弟,分别是帕洛斯和佩利。他们三个连带对面小学的卡米尔成立了雷狮海盗团,气势汹汹地压制校园黑恶势力,最后自身变成最大黑势力,令人闻风丧胆,成为小学一霸。

        但是每到寒暑假,雷狮就深觉无聊。

        帕洛斯和佩利会回老家,雷狮的老妈不喜欢他的堂弟卡米尔,也不许雷狮私自去见他。父母每天早出晚归,偌大的欧式别墅里就剩下雷狮和他那早年秃顶的家庭教师。

        雷狮很多次呲着牙皱着眉对家庭教师大吼,说他根本就不喜欢弹钢琴,也不喜欢学交际舞和绘画。然而当时还是个小屁孩的雷总没有太大的反抗能力,除了在学校打人闹事就是逃学停课捉弄家庭教师,雷老爹也没把儿子的小动作放在眼里,任由他闹。

        所以每个夏夜,雷狮都只能自己坐在后花园的镂花秋千上,聆听晚风。

        雷三少双手抱着一大瓶可乐吨吨吨地猛灌入腹,没来得及往下冲的气泡和残余液体扒在牙上,腐蚀牙齿。
  
  当微风拍着发丝温柔扶上脸颊时,他也会感到心里飘过一点点奇妙的感觉,好像溢出唇角的可乐都泄进了心里,凉飕飕,黏糊糊的。
  
  雷狮,夜幕笼罩下的后花园,如海的星月夜,构成了一幅蓝色调的画面。

        雷狮也从来没有养过宠物,他尝试着抱过一只白毛流浪猫回家,那只猫很好看,母的,毛色纯白,耳朵和肉垫粉红,眼睛蓝蓝的,装进了雷狮理想的大海。
  
  难得很有耐心的雷少爷给她买了各种口味的猫粮和各式各样的玩具,连猫窝和猫架子都订好了。
  
  然后他的父母背着他把猫扔了。
  
  雷狮又揍残了几个人。

       
  直到上了初中,雷狮才摔了钢琴玩起了架子鼓,扔了画笔抡起锤子,忘记舞步学习武打。开始放飞自我,并把自己的自由领域越扩越大,最后私自辞退了那个家庭教师后派人打了他一顿,把人揍成了伤残人士都没付一毛钱。

        但是雷狮仍没有养宠物,也没有完全释放真正的自己,他还在父母的监管下苟延残喘,他在逐渐丰满自己的羽翼,等待着未来某天展翅高飞。

        等他刚满18岁那年,雷狮毫不犹豫地私自退学后自主创业,全凭自己和三个小弟单干。这轰动了雷王集团,也震撼了雷家父母的心。

        和父亲那种靠商政上位的老狐狸不一样,雷狮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他黑白通吃,才小半年时间就把雷狮海盗集团给搞成了商业界的又一大支柱,非常成功。

        然而雷总依旧没有养宠物。每天的工作都很繁忙,让他暂时忘了自己的这个小愿望,直到昨天他撸完串路过那家宠物店,买下了安迷修。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所出入,雷狮抱着猫狗和兔子也没什么区别的想法打算认真饲养安迷修。

        而对于半路被委托给宠物店的安迷修来说,这算是个灾难。

        安迷修在自己六岁那年迎来了第一次发‖情,暂时变成人型的他惊恐无措地向师父投去求救的眼神,身体和面色粉红到一塌糊涂。

        他头一次感受到一种像是发烧但却比发烧更可怕的东西,浑身发热发痒,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也起了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反应,那时安迷修还很稚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等他长到十多岁被转手给丹尼尔的时候已然习惯了时不时就有的这种奇怪的发烧,但他也隐隐约约知道这根本就不正常,这令他痛恨自己的种族习性,悲叹自己为何不是真正的人类。

        他的师父留给了他无比重要的骑士道精神和永不屈服的强大自尊,但这对于抵抗本能并没有什么太大作用,反倒是让强烈的羞耻感一次次刺痛安迷修的神经,强把泪水往肚里吞。

        安迷修在宠物店里自学关于人类在学校学到的知识,遇到不懂的问题也会请教丹尼尔先生和他的兔子女朋友秋。秋姐详细给他讲了关于兔子的所有生理知识,在讲到有关繁‖殖问题的习性时,安迷修立马红了脸表示听不下去,赶紧抱走一旁的金去主动打扫卫生。并远远地听到秋姐嘲笑他是DT。
  
  总得来说,安迷修还是厌恶他的本能。这该死的,天生淫‖荡的体质,还有经常发‖情给他带来的种种困扰,全部都是他心里最深处的结。
  
  安迷修愣怔着坐在沙发上,把身体蜷成一团,手指无意识地摆弄衬衫袖口处的口子,咬牙憋下了一声叹息。
  
  雷狮的衣服对他来说还是大了一圈的,裤子边沿也得挽上一挽才不会拖曳在地。然而安迷修也没想过他会有合身的衣服穿。
  
  毕竟他就是个宠物。
  
  这剩下的全部兔生,大概只能做雷狮的玩物了。
  
  他有些后悔那天没看雷狮,但这也不能怪他,本体形态的安迷修是很内向的性格,一般不愿和人对视,偏就被雷狮误解成是不屑看他,他也着实搞不懂这个大爷奇怪的脑回路。
  
  再说了,安迷修潜意识觉得雷狮只是一时冲动罢了,过些日子可能就会退货。他感觉雷狮的性向不是同,要他一个雄兔干什么。兔子嘛,明面上来说是凹凸宠物店卖得最好的宠物,背地里却是黑市最抢手的性‖奴,兔子天性如此,被人类肆意玩弄也无力反抗,反倒会因为持续不断的发‖情,性‖交,大大缩减自身寿命,活不过30岁的兔子太多太多。
  
  这些负面的消息经常传到社会各个阶层,富人会满意地再进几个雌兔或雄兔做玩物,穷人则会用渴望的眼光看向凹凸宠物店。兔子这种床‖上尤物,谁会不想要呢?
  
  安迷修从懂事起就明白了自己兔生的道路是死的,他纵是再强大,再自爱,也抵不过发‖情时人类对他做出的任何挑‖逗。在不愿意,安迷修也得面对。
  
  他不敢确定雷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至少看他今天的表现,他不是个好人。这更令安迷修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仿佛雷狮是头猛兽,随时会把他拆之入腹。
  
  无措和恐惧混杂在黑夜里,像一张无形的网,把安迷修的心笼罩起来,让他不能入睡。
  
  雷狮在卧房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便睡眼朦胧地爬起来准备摸黑到厨房找杯水喝。安迷修被他挪动脚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臂猛地碰到了沙发旁边的一盏灯,发出了不小的响声。
  
  雷狮快速走到客厅就听到这蠢兔子倒抽冷气的声音,他烦躁地皱起眉头啧了一声:“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嘛呢。”
  
  安迷修没有说话,他静静地抽过一个靠垫抱在怀里半遮着脸庞,露出那双清澈的绿眸看向雷狮,眉毛露出了一个乖顺的弧度。
  
    雷狮拿他这样子没什么办法,只好大叉开腿坐在沙发上,摩挲着睡衣口袋掏出一支皱皱巴巴的烟来,又用手摸到茶几上的打火机点燃了烟头,轻轻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浓烈的烟草味呛得安迷修一阵咳嗽。他这副狼狈的样子惹得雷狮低低嗤笑:
  
  “怎么,没抽过?”
  
  当然没有。
  
  安迷修瞪了他一眼,从他手上抢过了那支烟,猛吸了一口——然后被呛到前俯后仰,火辣辣的感觉烧得嗓子发出闷闷的咳嗽。
  
        雷狮刚想狠狠嘲笑他,就瞥见了安迷修红着的眼圈。
  
  他觉得他有必要和这蠢家伙谈下心。
  
  
  
  
  -TBC-
  
  

评论(1)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