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2017百日扁庄扁】他是鹤

    
   文/lofter:渡水青云
  
   •ooc可真好玩啊!
   •学生扁x鹤妖庄,略玄幻的小城故事?
   •一个顶着小清新治愈系的奇葩文。不多说,请看……
  
  
  =
  
  正文:
  
  
   ⒈
  
  小城的雨天湿漉漉的,虽说地上没有连粘的苔藓,却也有野草肆意妄为,滑得鞋底不能动弹。
  
   秦缓随手把空了的可乐瓶扔进垃圾桶里,也没看是不是可回收的标志,口腔里还有气泡在升腾,清爽过后,甜腻的味道粘在牙上,挺难受的。喝汽水的时候不太小心,手心里也留下了痕迹,黏糊糊地黏在雨伞把儿上,倒省了秦缓刻意用力。
  
  就是在这样的鬼天气里,他撞到了和天气一样鬼的事。
  
  下雨天的,不是搞行为艺术就请别穿着湿透的大号衬衫却不肯穿裤子地站在水洼里,嗝,还是个汉子。
  
  汉、汉子?!
  
  大脑僵住了,双腿也停止行走,秦缓的嘴边流出了棕黑色带气泡的液体,代替喉管涌上的血。
  
  他毅然转身走远,全当没看见。然而那人却好像不依不饶似的,非得跟着他。
  
  “喂你谁啊……”
  
  秦缓烦了,扭头看那个未来的艺术家。结果猛地发觉,这人长得还挺俊秀,就是脑子里少点什么。
  
  男人歪头眨眨眼,说:
  
  “Hi~”
  
  等等,我刚才是不是看到你肩膀那儿冒出什么。
  
  “啊,是啊,这是翅膀呐。”
  
  男人,哦不,也许该叫他男妖了。秦缓愣愣地看着那双阔大柔软的羽翼,伸出手去捏了捏,嗯,手感不错。
  
  “嘶,别乱捏啊,翅膀可是很敏感的哦?很痛的。”男妖苦恼地皱起眉头,挠挠后脑勺杂乱的头发。“对了,叫我庄周就好哦。”
  
  其实我没兴趣知道你的名字。
  
  秦缓冷淡地瞥他一眼,依旧打算回家,突然他像被什么击打了一样,莫名和这人有了心灵感召,于是又拉起庄周的手跟他说:“歪,周庄,你能跟我去我家吗?”
  
  “那个,我叫庄周……”
  
  “哦,我知道了,走吧。”
  
  秦缓把他拉着回了家。那男妖也没拒绝,显得很是无所谓。因为啊……庄周垂下了眼睑,长而卷的睫毛在眼眸上留下了两片阴霾。
  
  秦缓招待他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又亲手做了顿饭给这人吃。然而庄周看着桌上的一盘盘素菜表示——他是可以吃肉的啊?!
  
  看着面露难色的庄周,秦缓皱起了眉头:“怎么,你不喜欢?”低哑的嗓音缓缓划过心尖儿,像大提琴一般优雅蛊惑。
  
  庄周塞了一口菜进嘴里,连忙说好吃好吃,心里却淌下泪水,渴望肉食。
  
  傍晚,两人在阳台上闲聊片刻,又陷入沉默。秦缓随意瞥了眼庄周,顿时愣住。
  
  他是坠落在凡间的天使,是垂怜人类的神袛,是不可亵渎的高贵生灵。
  
  秦缓愣怔地站着看他,又觉得自己的目光夹带了世俗的味道,是没有资格看他的。
  
  这家伙本身就是艺术,还搞什么所谓的行为艺术。
  
  此时夜空中划过一颗明亮的星,这星恰好就落在庄周的眸里,让那黄橙橙的眼眸愈发明亮,包含了世间万千星辉。
  

  
  
   ⒉
  
  他说,我给你弹首曲子吧。
  
  
  秦缓一把揽过那吉他揣入怀中,双腿一松双脚一滑,大喇喇地坐在木地板上,闭着眼逆着阳光,对着庄周释放他充满艺术气息的荷尔蒙。庄周咧嘴笑笑,扯直了衬衫下摆,然后抱胸而立。
  
  他闭上双眼,小刷子似的睫毛扑棱棱地,镀上金色的光泽,那只手灵巧地逗弄琴弦,圆润指腹闪着点点的白光,略有些粗糙地手茧与琴弦暧昧摩擦,交响出美妙的旋律。
  
  庄周有些享受意味地点点头,却又有些不识时务地问:“有酒吗?”
  
  “红酒?”
  
  秦缓弯起唇角。
  
  “请给我罐啤酒好啦,谢谢。”
  
  “你说敬语好怪。”
  
  两人相视一下,都忍不住噗嗤出声。
  
  
  
  
   ⒊
  
   庄周要吃面包,秦缓要去买医书,书店和面包店正好是对门,隔着一条马路,好像这就是正确的间距。
  
  秦缓握着手里厚重的书,看向对面朝他露出微笑的庄周,莫名困惑,莫名焦躁。
  
  然而这种感觉在两人沿着路边慢慢行走时又奇妙消失,随着那默契的,合拍的步伐,最后化为同样频率的心跳,在耳边响起。
  
  “前面是红绿灯了喔?”
  
  庄周过了马路,擅自握住秦缓空出来的手,对他笑笑。
  
  有那么一瞬间,秦缓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心跳频率。
  
  “阿缓……你,耳尖红了哦?”
  
  
  
  
  ⒋
  
  这次人与妖的约会非常短暂,连三天都不到,仿佛是一场美妙的梦。
  
  此时电影院的电影早就放完,秦缓却找不到他的鹤妖了。
  
  手里的一桶爆米花隐隐散发出潮湿的霉味,和这阴霾天空相互感应。他暴躁地扔了爆米花,往记忆中初识的巷子跑去。
  
  
  
  
  ⒌
  
  依旧是雨天,依旧是专属小城的,湿漉漉的味道。
  
  “歪,你这家伙。该不会飞上天空后就不回来了吧?那岂不是白费了我的酒水钱和那次倾情演奏?”
  
  秦缓用一种近似抱怨的口吻向庄周吐出这句话。
  
  “哈,别在意这些我的朋友,与其无用地埋怨,你还不如给我的拥抱呢。再见,我们还会再见。”
  
  “算是输给你了。”秦缓努力环住这人,沾了一脸半灰半白的羽毛,搞得鼻腔和眼眶都痒痒的。
  
  晴风一过,鹤羽舒展,渐渐飞逝。
  
  最后留给秦缓的,是庄周墨绿发丝下那双狡黠的金眸。
  
  
  
  -END-
  
  

评论(1)

热度(41)

  1. 2017扁庄扁百日活动统一账号渡水青云 转载了此文字
    【2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