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雷安】兔子安迷修的烦恼(3)

      • 总裁雷x兔子安
  • 前篇请戳我首页
  • 霸道雷总的落跑甜心(啥),其实是两人对对方了解还不够
  • ooc真好玩呀!安是软安,慎阅
  
  =
  
  正文:
  
  雷狮不仅不是心思细腻的少女,还是个情商感人的糙汉子。你让他搞懂安迷修为什么摆出这种态度,这难度系数太高了。
  
  “喂,白痴骑士,烟不是这么抽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另一根烟来,指尖擦过打火机的顶端,撩出一串美丽的火花,手指转了转打火机后带着橘红色的圆形火焰对准烟头嚓的一声,暧昧地触碰白纸里裹着的烟草,燃起一缕灰烟。
  
  他急促地吸了一口,眯起眼睛,像是在品位热辣在口腔里翻滚的感觉,等到舌尖再尝不出刺激的味道时,再缓缓从口中喷出,一圈圈白雾像金鱼吐出的泡泡飞向空中,渐渐消失。
  
  安迷修愣愣地看他花样吸烟,瘪瘪嘴没说话。
  
  “喂,你大半夜不睡觉,到底有什么事。赶紧解决了赶紧去睡。”
  
  雷狮不耐地狠吸一口,便把剩下的半支烟碾死在烟灰缸里。
  
  “你……”
  
  安迷修迟疑地发声,嘴巴张张合合,像是在咀嚼和挑选合适的词语来应答。他移开双眼,用双臂环住双腿,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他:
  
  “你真的知道,养雄兔是什么概念吗?”
  
  “哈?”
  
  雷狮被他奇怪的问题问得愣了神,惊愕地看他,仿佛是看世上最可笑的小丑一样:
  
  “不就是养个宠物吗?”
  
  这八个字冰冷冷地砸在安迷修的耳膜里,让他顿时入坠冰窟,冷到牙关都打颤。他吸吸鼻子,兔耳没有精神地贴在脸旁,跟雷狮说:“没事了,请你去睡吧。”
  
  随后不管雷狮的反应,他就擅自变回了兔子,跳下沙发回了笼子里,乖巧地缩成一团闭上双目,一幅刻意睡觉的样子。
  
  雷狮头绪混乱地把沙发上的衣服堆成一堆推到沙发边上,摸着脑后的碎发进了卧房睡觉,到头来连水都忘了喝。
  
  安迷修抖抖鼻翼,蹦跳一下扒到笼子前,睁着一双绿莹莹的大眼睛看向窗外的圆月,好像那里就是他的归宿。微风轻抚窗帘,发出沙沙的低‖吟,月光越过无情的玻璃窗,大方地把自己的光辉袒露在木地板上,把这个现代风格的家里装饰成了遍布银沙的美妙海滩。
  
  安迷修想起了没有成为宠物前,甚至没有去凹凸宠物店前的生活,那样的日子,如风一般充满自由,令人愉悦。他是一只兔子,他化了人型也藏不了兔耳和兔尾,但他会穿一身干干净净的妥帖的衣服,面上时常挂着温和的笑容,毫不吝啬地把好心情分享给每一个人,在沿路助人的过程中,骑士道精神在小小少年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当时稚嫩的他抱有很多不切实际的美好想法,比如像人类一样在学校学习,像人类一样度过一个多彩的青春,然后普普通通地步入社会找个工作,再追求一位小姐,与她共度余生,也许他们还会有个孩子,一起过平和温馨的生活。
  
  但他生来便不普通,甚至称得上低贱。凹凸宠物店每一个宠物都是天价,这出于丹尼尔袒护他们的私心,然而这世上阔少爷贵妇人并不少,宠物照样一只只卖出去,剩下的幸运儿身价还在不停地涨。安迷修一直被保护得很好,他的身价是除金外最高的,那个价位不像是人类能支付的起的。可怜的是他摊上了阔少中的阔少,雷狮大爷。
  
  不管雷狮大爷有多阔,自从他嘲笑骑士道的那一刻起,安迷修就有些反感他了。
  
  于是在明月清风的夜晚,安迷修决定他要趁雷狮不注意的时候,逃出去。
  
  睡梦中的雷狮少爷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第二天早上七点,雷狮半睁开沉重的眼皮憋了一肚子火气,他是挺爱赖床的那种人,要不是因为今天上午的会议格外重要,他才不会这么早起床。
  
  等他准备迎接刺目阳光带来的不适感,却发觉一个人影挡了大部分光线。原是安迷修在那儿忙碌地准备早餐。
  
  “你醒来了?冰箱里的东西少到可怜,只好做成这样。”
  
  安迷修敏感的听觉令他下意识抖抖耳朵,抬眼看向来人。纤长的手指有条不紊地摆放着餐具,指腹颇有章法地摩擦揉搓,把桌布整的平滑整洁。属于雷狮的盘子里躺着一颗煎蛋,三片培根,旁边点缀主菜的是几片黄瓜和一个小西红柿,配菜底下垫了一片生菜,同时餐桌上还放了一杯牛奶和几片面包,堪称完美的早餐。
  
  而安迷修的盘子里只有几片生菜和一根胡萝卜。
  
  雷狮的火气早就不知道泄那儿去了。
  
  “喂,你就吃这么点?传到外面去不会有人说我雷狮虐待你吧。”雷狮挽起袖口,拿叉子叉了一片培根放安迷修盘子里,一脸认真地说:“不吃肉怎么行啊?光靠那点菜哪儿能填饱肚子。”
  
  “我是兔子啊,待会儿变回本体就餐,这些就足够了。”安迷修用一种鄙视加怜悯的眼神瞥了眼雷狮。
  
  “那你现在不是人的形态吗,就按人的吃法吃饭啊。”雷狮随手抽了片面包往嘴里塞,嚼着面包含含糊糊地跟他说。
  
  安迷修:“麻烦你吃相文雅点……你肯定没看丹尼尔先生给你的手册,就算变成人,本性还是不变的。”
  
  雷狮:“那你表演一下吃草。”
  
  安迷修:“……只要你不介意的话。”
  
  雷狮震惊:“那我问一下,你能吃肉不?”
  
  安迷修:“人的形态还是可以的,本体不吃。”
  
  雷狮大爷狼吞虎咽地解决了那颗煎蛋和剩下的面包,咕嘟咕嘟喝完了牛奶霸气地一抹嘴,把盘里的两片培根扒到安迷修盘里:
  
  “那你就一直保持人型吧,我雷狮不差那几块肉钱,你随便吃。”
  
  他走到衣柜那儿取下公文包,从里面掏出备用钥匙和几捆钞票甩到安迷修面前,证明了自己绝不食言。
  
  安迷修的心顿时跳得飞快,他感觉耳根热热的,打心底腾出一股热乎乎的气流,蒸得他浑身酥软。他没想到雷狮能这样信任他,或者说,肯给他这么大的权限。
  
  雷狮着急去公司,匆匆走到门口换上皮鞋转头对他说:“别一脸蠢样儿,本大爷不差那点钱,随便花,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安迷修本能地吐出这句话,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阵脸热。
  
  还是要逃。
  
  安迷修想,如果不逃,凭兔子黏人的本性他会越来越摆脱不了雷狮的气味,甚至到渴求他的味道,渴求到失去理智。安迷修不愿意那样,他骨子里的骑士道不允许他堕落。
  
  这边雷狮还在美滋滋地开车去公司,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唇边已经无意识地挂上了带点愚蠢的傻笑。
  
  “老大,你一直在笑诶。”
  
  而且笑得挺傻的。
  
  没敢说出后半句的佩利满脸疑惑地看着雷狮在会议上宣布作战计划,注意到他时不时出现短路的思路和言语。
  
  “是吗?”
  
  雷狮赶紧收敛了笑容,继续同手下详细说明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和细小问题,眉宇间充斥着狮子期待撕咬猎物时的戾气和狂躁。
  
  雷狮海盗团真正的狩猎在夜晚,一个小公司不靠黑吃黑怎么能迅速发展胀大呢。雷狮自然是不屑于要家族产业给他的那一份股份,便和卡米尔,帕洛斯,佩利绞杀大财团老总或政界人物,之后再收购公司,从而壮大自身企业。
  
  然而这次任务出了点小小小问题,小到完全可以躲避,可偏偏岔子就出在雷狮身上。远处的卡米尔也没料到目标的保镖竟然会在自己身体里藏刀,雷狮虽然抢过了他的枪,却没能夺过对方的拼命一击,当子弹穿过这人的脑门时,刀子已然嵌进了雷狮的右肩。只要力气再大那么一点点,时间再快那么一点点,这刀子就可以隔断雷狮的颈动脉了。
  
  “老大!!!”
  
  佩利赶忙过去架住雷狮,卡米尔焦急地甩给帕洛斯一个眼神,对方便会意地开过汽车,从内部打开车门:“快上车!把老大放上来。”
  
  卡米尔迅速打电话叫小弟过来收拾残局,然后利落地架起雷狮的另一条胳膊和佩利合力把人抬到车里。
  
  “大哥,咱们去哪儿。”
  
  卡米尔开口问道,他盯着雷狮阴沉的脸色,把即将蹦出的疑问又吞回肚里。
  
  “把我送回家,你们就能解散了。”
  
  雷狮咬牙忍受着肩上的痛楚,心里已盘算好怎么把今晚那个大亨的家族给全灭了。殊不知问题的根源却不在这里。
  
  粗暴地把钥匙插入门锁扭动半圈,雷狮便一脚把门踹开,他感觉肩膀处疼得要死,血肯定崩得更厉害了,但他还顾不上处理伤口。
  
  雷狮在诺大的家里乱找一通,也没找到人或兔子,气到快要失了智。
  
  被愤怒和疼痛刺激到头脑不大清醒的雷狮暂时忘了他今早把钥匙给了安迷修的事实。他头疼地抚上太阳穴,低吼道:
  
  “安迷修!”
  
  
  
  
  -TBC-
  
  
  
  
  
  
  

评论(14)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