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abo/雷安】先婚后爱(2)

     •先婚后爱,双杀手,abo设定
  •恋爱战争正式开始
  •所以带包子究竟是赚是亏
  •ooc严重,没剧情,欢迎捉虫,慎阅
  
   =
  
  正文:
  
  两人带着孩子回了雷狮的别墅,雷狮率先冲了个澡,安迷修随后再洗。
  
  等到安迷修从浴室走出,那比他大一号的浴袍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却又恰到好处地遮住令人遐想的线条,形状优美的锁骨里盈着水珠,纯白色的浴袍粘在皮肤上,显出片片透明的斑驳,映着健康的,有活力的肤色。
  
  雷狮对他吹了声口哨。
  
  安迷修甩给他一个白眼, 边拿毛巾擦拭头发边问:“把孩子放哪儿了?分清性别了吗?”
  
  雷狮指向卧室那个King size尺寸的大床,两个孩子被襁褓裹着放在席梦思床垫上,正咿咿呀呀地互相交流着什么,小手小脚晃来晃去。
  
  不知不觉的,连雷狮也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变得柔软而温情。
  
   安迷修微笑着拿起手机看丹尼尔发来的消息,顿时笑容就僵在了脸上,雷狮疑惑地抢过手机,随即了然地露出张扬的笑:
  
  “你看!我就觉得这家伙……呃,好吧,安诺德。安诺德就是O。 ”
  
  “你凭什么那么认为?”
  
  “他长得像你啊。”
  
   难道像我就必须是omega?安迷修刚握紧了拳头想揍到他脸上,就被膝盖传来的刺痛激得白了脸色踉跄地挪了几步跌在真皮沙发里。
  
  见他这个模样可把雷狮搞得心慌了,急忙问他:
  
  “怎么回事?”
  
  安迷修倒抽几口冷气忍着痛说:“老毛病了,一到阴雨天就犯痛,治不好的。”
  
  “你这白痴,怕是以前打了抑制剂还去执行任务,完了也不好好休养,搞得身体病痛。是不是傻。”
  
  “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啊,雷狮大爷?你不高兴了,有属下收拾烂摊子,你受了伤……有一群人围着你给你献上名贵的伤药让你用,可我不是呀。”
  
  雷狮被他呛得懵住,半天还不了口,换成从前,他听到这话早就揪起安迷修的衣领朝他挥拳了,现在不知是怎么着,就是觉得心里又憋又闷,闷到发痛。雷狮想,这要怪丹尼尔硬塞给他俩的结婚证,那个小红本不知是有什么魔力,能把他和宿敌的灵魂绑定在一起,再相互交融。
  
  记得有一次他和安迷修打架时太过兴奋,没收敛住暴涨的信息素,硬是把安迷修给熏得强制发情。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安迷修红着眼圈咬着下唇,手臂都开始发软发颤仍紧紧握着剑柄,用澄澈见底的绿眸把那极致的恨意透过他的身体,深入他的灵魂。
  
  他理所当然地把他打晕给他打了抑制剂,再自行解决自己的欲‖望,当时他对安迷修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单纯的,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他的猎物罢了。
  
  而现在,就这么神奇,他与他,被一个小本子和两个小孩子绑在了一块儿。
  
  既然是我的人了,那以后就不准他在擅自伤害自己的身体了 。
  
  雷狮勾起唇角给安迷修捏捏腿弯,手法熟稔地轻拍大腿和小腿,蹲在人身边像个大型猫科动物。蓦地,安迷修感觉耳边有湿润的气息传来,原是这家伙不要脸地把嘴唇贴到他耳廓旁小声说:
  
  “你看我们已经是夫夫了,那能不能把这事儿彻底坐实?”
  
  雷狮危险地抬起双臂攀上安迷修的肩膀,目光瞅到他后颈处柔软脆弱的腺体上。
  
  安迷修无力地把他推开些距离,别过脸去 :“想得美。去看完丹尼尔先生发的任务,读给我听。 ”
  
  雷狮悻悻地松开爪子,按他说得去做。懒洋洋地择重说道:“嗯……就,安诺德是omega老大,雷森是alpha弟弟,要求咱们把他俩养大将来接替咱俩为组织效力,嘿,连未来职业都订好了,不错不错。还有就是,结婚证不是白领的,丹尼尔那家伙要求我标记你……暂且不管他。” 说完大概意思,他把手机随手仍到一旁再次凑到安迷修身侧。
  
  “话说你怎么起的这名字啊?还挺好听的,是不是早就有和我生孩子的想法啦?”
  
  雷狮坏笑着看他。
  
  安迷修连翻白眼都懒得翻了:“我说是脑子里灵光一现想到的,你信?”
  
  “不信。”雷狮托着下巴眯起眼睛继续看他。
  
  安迷修的唇纹细碎杂乱,像冰裂纹的玉器表面,但唇形又凹凸有致,让雷狮联想到草莓味的棉花糖。
  
  好想亲亲看。
  
  雷狮这么想就这么做了,他二话不说压制住安迷修的双手,对准那双唇印了下去。安迷修瞪大双眸用手去推他胸口,稚嫩的唇舌被挑逗得不知所措,口中津液也被掠夺大半。 青涩的安迷修先生哪儿受过这种热吻,当即就被雷狮亲得晕乎乎的,快要着了他的套。
  
  这时卧室里的娃嚎啕大哭起来,想必是饿了,雷狮也不管他们,继续和自家omega亲热。他不怀好意地拉开安迷修的浴袍用指尖摩挲了下两颗粉红的乳‖首。
  
  “喂,你不是omega嘛,应该能产乳吧?”
  
  安迷修被他的动作激得头皮一麻脑中警铃大作,马上反应过来红着眼睛用一巴掌把雷狮挥开。他赶忙把浴袍拽好抚平皱褶,狠狠瞪了雷狮一眼,虽然这带着水雾的瞪视在雷狮看来是撒娇:
  
  “你是不是傻了?这孩子又不是我生的我怎么可能产乳。”
  
  雷狮摸着脸上火辣辣的那块地方暗想,肯定是留下红印了。腾地犯了脾气,变了脸色冲安迷修吼道:
  
  “不能就不能!靠!老子生气了。”
  
   安迷修才不怕他,指着雷狮的鼻子呵斥他:“没听见安诺德和雷森在哭吗?还不去看看,我要出去买奶粉,你负责管好他们。”
  
  自称骑士的杀手安先生非常潇洒地拉开腰带扯开浴袍,大胆地在一瞬间袒露自己美好的酮体,然后迅速从沙发上拿起衣裤套在身上,动作一气呵成,气场帅气迷人。
  
  他趁雷狮愣神的片刻快步走到门口穿上皮鞋,随手取了把雨伞便头也不回地迈出大门,渐渐走远。
  
  妈的,这都是他拿美‖色诱‖惑他的错!雷狮黑着脸感受到下身不受控制的崛起,伸手抹了把脸转身去看孩子。
  
  雷森小声啜泣着,因肚饿得不到满足而含着自己的手指,哼哼唧唧的。而安诺德哭得有些累了正一抽一抽的吸着鼻子,顺带从嗓子眼儿里挤出几声虚弱的泣音。
  
  一进卧室,雷狮就感到鼻腔里有难忍的恶臭在进进出出,他紧锁眉头看着两个孩子,头大得要死。
  
  卧槽!不好!这个气味是……这家伙拉了!
  
  雷狮颤抖着手解开安诺德的纸尿裤,看到了棉垫上熟悉的几坨土黄色固状物体,被刺激得快要晕过去。
  
  卧槽!!!屎啊!!!
  
  雷狮如临大敌地带上了他执行任务才会用的全指黑手套,用严谨的目光盯着那纸尿裤,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拎起两边的小角,像坐了火箭一样飞速窜进卫生间把纸尿裤扔进垃圾桶里,再神经质地洗了十多遍手,把半瓶洗手液都用掉了。
  
  他不过大脑地抓起一个新毛巾再度冲进卧室,手法拙劣地把安诺德的下半身包裹起来,然后坐在床边垂首扶额,做出哲学家的神思状。
  
  安迷修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情景,两个孩子还在哇哇大哭,而雷狮却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坐在床边,欠揍得很。
  
  安爸爸气愤地把装有奶粉奶壶水壶纸尿裤的袋子砸在雷狮身上:“还等什么,冲奶粉去啊,耳朵聋到听不见他们哭了吗?”
  
  雷狮在心里淌下了悲伤的泪水。他瘪瘪嘴巴委屈地瞅了瞅安迷修,没脾气地说:“我也要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没等安迷修说些什么他就拿起外套往门外走,悬在手机上空的手指飞速打字,海盗团的成员便收到了老大请他们吃饭的信息。
  
  烧烤摊边,四个穿黑衣服的一看就不是好人的人挤在一张小桌旁,点了几盘烤串和一箱啤酒。其中三个黑衣人围着那个带头巾的在交谈什么,但就看他们的脸色,真没人敢去偷听。
  
  带头巾的海盗团老大雷狮按着一边的脸猛灌了一口啤酒,低垂着头忧郁地说:“我和安迷修结婚了。”
  
  “大哥?!”
  
  “哇靠,不是吧!老大你别吓我!”
  
  “哇哦这么劲爆!”
  
  三个震惊的声音同时传入雷狮的耳道,令他的伤心又叠加了几层,不由得吐出了一句更劲爆的:“而且,自带包子的那种,还是两个。”
  
  雷狮成功地收获了三声更大的惊叹。
  
  这惊讶的调调再配上帕洛斯带点幸灾乐祸的低呼,烦得他狠拍了下桌子:“够了,真让老子窝心。你们也别傻叫了,接着吃!”
  
  海盗团成员赶紧舔蛋糕的舔蛋糕,吃串的吃串,喝啤酒的喝啤酒,吓得不敢出声。
  
  卡米尔偷悄悄瞥了眼雷狮半边红通通的脸,在心里为他感到悲哀:
  
  才刚结婚就被家暴,大哥真是太可怜了。
  
   雷狮觉得现在连吃个串手上都带着屎味,简直是——糟心透了。
  
  
  
  
  -TBC-
  
  
  
  

评论(18)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