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为君拔刀》

(1)

“天呐,这是在做什么?要对小丑的皇帝陛下不恭吗?”日日树涉用着平日里浮夸的语调说话,面容惊愕而夸张,可他却掩盖不住那僵硬且无法动作的脊梁。是的,他真的是被吓坏了。呈现在他的眼前的,是英智脖颈前那把锋利的武士刀。

全学院唯有谁带刀他自然清楚,只是他不明白神崎飒马又抽的什么风来欺负他病弱的皇帝,即便是他的秘密好友。绛紫色的发丝随微风浮起,拂过他坚毅而略显青涩的脸庞。神崎飒马的眸中盈满了认真,可能这份奇怪的认真别人一点也不理解,包括莲巳敬人。“神崎!你在干什么!快把刀放下来,怎么能对会长如此不恭,是想让我画很长时间来说教你吗?”薄薄镜片下的眸子是罕见的犀利神色,同样他带刃的话语也在不经意之间伤到了年轻武士的心。然一直被刀指着脖子的天祥院会长仍是笑眯眯的,情绪晦暗不明。

年轻武士的紫色瞳孔细微地缩了缩,他觉得全身上下的气血都在一瞬间涌了上来,根本就压制不住,本就灵敏的五感此刻更是让他感到难堪,于其他人而言的微风此时此刻带给他的触感不亚于刀割。紧绷的像一根弦一般的身子肉眼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叮——”钢铁发出了清脆的落地声。

啊,刀,竟然脱手了。

得知这个认识的神崎飒马攥紧了拳,如同一阵飓风的疾跑着,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

“敬人,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呢?”英智渐渐收敛了笑意,湖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是琢磨不透的意味。严谨的副会长扶了下眼镜,淡漠的说道“也不能太由着他的性格来了,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么任性。”

作为武士的话,必定是本能的去忠君。至于那是不是愚忠,许是当局者无法看清的。那么对主殿的情感起点是否正确呢?亦无法分辨。飒马只觉得迷茫,回首过去的一个月间与敬人发生的一件件事,他有点看不清自己了。如果是单纯的忠君,只遵守命令不就好了,为什么他要一二再再而三地忍不住挂心于那位难以亲近的副会长呢?

曾在加入红月时,飒马将握紧的拳放置胸前笑道“莲巳殿下是我所辅佐的主殿,我必定对他忠心耿耿。”自幼便在以“忠君”为主的武士道精神的家族里长大,对于自己选定的主公要一心一意的理念早已在他的心中根深蒂固。可谁说胸襟宽广的武士一定不会产生名为嫉妒的心绪呢?当一次次被拒绝一起吃午饭后,飒马不禁有些失落。那些寿司是自己亲手做的啊......这份心意,自是希望他所认定的主殿可以接受。当然莲巳殿的拒绝也是非常有道理的。学生会的工作当然很忙啊,再加上莲巳殿和会长是竹马关系,定是不能够多想什么的。也许连武士自己也不知道,不知不觉间,他对待敬人的心绪就已经越了轨。飒马甩了甩脑袋,无助地用胳膊挡住略显疲惫的面庞“对莲巳殿的行为有所不满和猜忌,真是犯大不敬了。也许我还需要更强度的修行。”

这层薄如蝉翼的窗户纸还是在不久后被捅破。当看到天祥院英智纤长白皙的手指在抹去莲巳殿嘴角旁的红茶渍时,他竟不假思索地冲过去对高贵的会长大人拔出了武士刀。

现在可好,又惹莲巳殿生气了。飒马六神无主的去保健室那里找佐贺美老师请了病假,顶着废萌大叔担忧的眼神,年轻武士晃晃悠悠地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嘁,这家伙自己撂下担子走了倒是够爽快。”敬人不情愿的拾起地上锋利的刀刃,却又情不自禁的弹了下刃处,“锵!”悦耳的金属声音令他不禁眯起了双眸“倒是一把好刀,怪不得他时常带着。”因出于爱惜好刀的心情,敬人只得拿出手帕仔细擦拭刀身。

“嗯~是把好刀,可惜他没有刀鞘呢。”会长大人貌似不着边际的答了那句话。

敬人皱着细长的眉耸了耸肩“刀鞘不就在他腰上挂着呢么,大不了以后还他就好。”这个恋爱白痴,压根没理解他的话中重心。英智压下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不禁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严苛古板到没有情趣的茶友。“嘛,算了,今天不想花大把时间去说教他了。还是让鬼龙把刀还他吧。”大抵是实在没什么解决的方法,敬人仅仅想到了红月里那位妹控副将。

英智侧了下头,眨眨眼道“难道敬人不自己去还刀吗?”“Amazing~可爱的副会长大人是拉不下脸来的?”日日树大笑着调侃了一句,这么一来二去的拉扯时他已把事情猜到了个大概,毕竟世间万物是逃不过大魔术师的指缝的,不是么?他像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而华丽的转了个身。“既然没什么事,小丑就不必陪着皇帝陛下看好戏了呢~”语毕,他便蹦蹦跳跳地走掉了。空留残余的玫瑰芬芳。

“什么啊,不是那家伙先对你不恭的吗,英智你怎能帮他说好话。”敬人不爽地呵斥道,新绿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带有翡翠色泽的雾气。“啊呀呀我不知道呢。我只知道今天的神崎同学喝了不少醋。”英智笑着摆了摆手,转而垂眸看了下腕上价值不菲的表“啊,抱歉,接下来fine有偶像活动要去参加呢,就不能陪敬人闲聊了。”“不,没关系,既然有工作的话,英智还是快去忙吧,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敬人理了理略显凌乱的衣角道“那么我要也去找鬼龙了。”

然而打开训练室的门却没见到想见到的红毛妹控,敬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这刀是要自己亲手还了,本来不想见神崎那家伙的,毕竟又浪费时间又毫无意义。

然而因为学生会繁多的事物以及没有英智的帮忙,他便自己劳碌了一整天。等到松了口气准备沏一杯茶的时候才看到了那把令他心烦意乱的刀。

“真是!神崎飒马,就会给人平添麻烦。”忍不住腹诽了一句,敬人仍是认命的拾起刀来,而在他询问了保健室的佐贺美老师后,得知那人的早退更是烦躁。既然如此,便只能去神崎流的道场一趟。

夕阳余晖下,温暖的橘色渲染着整片天空,层层叠叠的云雾下泛出点点闪亮的光芒,在树叶间变得光影交错,绛紫色的发丝也隐隐约约显得很不真实。敬人眨了眨眼睛,确定没有看错后,才在腹中攒好一堆说教而不疾不徐地走了过去。

“神崎,收好你的刀,不要给我制造些不必要的困扰。”敬人没好气的把刀扔向那人,只听到那人利落握刀后猛然收鞘的清脆声音。可他却没听到想要听到的一个解释。

年轻的武士摩挲了几下刀柄,勉强勾起了唇角,像是要逃避什么,只拘谨的向他颌首示意,便想要快速逃走。

“站住!”敬人手疾眼快的擒住那人缠着绷带的小臂,敏感地捕捉到了手掌下那结实肌肉的一丝丝颤抖。“今天你那样是什么态度?怎么能那么对待英智?他是学生会长你不懂吗?别忘了我们红月可是他可靠的左膀右臂,那样幼稚而失礼的作法可不是光丢你的脸,你知道吗?”飒马放弃了挣扎,也不说话,单单是静立在那里听他的说教。“嗯?你这是怎么了,不满意我对你的说教吗?还是说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哈,你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可以随意胡闹吗?”敬人不依不饶的说着,恰恰忽略了眼前人的不对劲。“抱...抱歉,莲巳殿...都是吾的错误。”本来清亮的嗓音此刻听起来却像是被烟雾笼罩了一般沙哑低沉。敬人也发觉了他的怪异,原先准备好的一大堆措辞倒是忘了个干净。“你...你这是怎么了。”“吾...吾知道您不喜欢见血,那...吾会在回家后切腹谢罪的。”他狠狠咬了牙,硬生生吞下多余的软弱,第一次淡漠地甩开了那人的手,随后便宛若风一般的疾步走开。在那一瞬间,敬人不可思议的看到他白皙面颊上那道晶莹的水痕,在阳光下折射出刺伤眼瞳的光,下一刻,便被浓重的紫色所掩盖。

所道是,风起时心境也会被掀起微波,进而泛出一圈圈圆晕。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