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飒敬】为君拔刀(5)

(5)

伤口已经结痂了。飒马出神的想着。

“所以说,勇敢的武士大人,你在逃避什么呢?”

而此刻,正在发怔飒马听到了意想不到的一个声音。

当他反应过来时,来者那不同于他的,浅浅的紫罗兰色的眼睛,有点不明意味地与他对视。通过这种对视,飒马感到难堪,他搞不懂这位魔术师的想法,而对方却有可能透过眼眸看见了他直白易懂的内心。

他尝试着开口道:“日日树殿......”,却被涉的下一个动作弄得不知所措。涉玩味地捧起他尚未束起的长发,用手指随意地揉搓着。“Amazing☆这种美丽而脆弱的样子!小飒马你是在扮演辉夜姬吗?”

“诶?”飒马愣住了。他像辉夜姬?“真是的,吉原花魁也就算了你还要演公主殿下,快给我振作起来啊。你的本职工作不是做好一个武士吗?”涉大笑着说道,顺便毫不留情地拍拍他的脸颊,力道如同羽毛一般轻柔,像是在叫醒沉睡的什么。随后他背着飒马倒了杯水,过了一会儿又笑着转过身来把水递给飒马:“呐,喝口水呗。”

“日日树殿......”飒马垂下头颅带点羞愧和感激的说,是了,一向耿直明朗的他现在竟给许多人带来困扰,自己还颓废着。他的手指无意识缠到了一起,上下交叠,皮肉间轻微的摩挲着。他接过水来几口喝掉,而俯仰间长发垂下遮住了他的神情,他没有像之前那样置之不理,而是从抽屉里取出发绳用嘴唇叼着,双手则解开缠绕,相互配合着梳理长发。

看着这人的反应,涉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点效果,并打算给这个稚嫩的后辈来个最后一击。“现在的你,不是娇弱的公主,而是主动出击的那方武士,你的主殿尚且迷茫,而你不能继续闲着了。”言毕,他勾起唇角绽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嘛,我就只对你说这些了。amazing☆光顾着说你,都没注意到自己的糟糕处境呢,我还真是个好前辈呢!”听了他略带自嘲的话,飒马不禁蹙眉,严肃的说:“日日树殿喜欢会长大人,对吗?”

如果不喜欢的话,按这人一贯喜怒无常的性格怎么会温柔地为一个睡着的人盖上衣服,怎么会煞费苦心地去演戏,去研究新的魔术讨人欢心,怎么会在一杯沏好的红茶中泄露那片真心?

这回轮到涉怔住了,这种直白的问题,可能只有这个一根筋武士能说出来,但是又莫名的一针见血呐。“喜欢...吗?不知道呢,噗呼呼我喜欢全人类啊。”涉装作不正经的说道,心里却乱成一团麻,喜欢这个词啊,真的用的太好了,也许这个耿直的家伙不会理解吧,这种犹豫不决的难过。

可他刚那么想,就听到这人说:“吾知道的。”

飒马顿了顿,又道:“吾只是个辅佐他的武士,而莲巳殿却是吾的主殿。这种感觉很痛苦,吾竟然喜欢上他了?吾这是大逆不道的心理吧。呵,吾不想伤害他,却也让主殿有了不必要的麻烦和困扰。”理好头发的他看起来又有了往日的精神,飒马抚摸了一下他的武士刀,认真道:“即便这样......即便是这样,吾还是抑制不了这种心绪,所以,吾决定要执行自己的武士道,即对莲巳殿忠心不二,竭尽全力喜欢他!辅佐他!”

“Amazing☆这太令人感动了小飒马!那么就请捧着这颗赤诚之心走下去吧!”涉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枝樱花,他随手摘下一朵别在飒马的发间:“呵,身为前辈却被你这家伙说教,不在你之前追到英智我都觉得自己丢人了呢。”涉扯出一个恶劣的笑容来,把樱花塞到飒马的怀里:“好了,美丽的小飒马可能更对副会长大人的胃口。那么,注早日成功哦?”

诶诶诶?!飒马哭笑不得的看着那位有着银色长发的小丑先生蹦蹦跳跳地走出病房,口中哼着不知名的奇怪调子。

他轻轻地碰了下腹部,没有感到太多的疼痛,而后无奈地把头上的樱花拂去,而是把怀中的樱花放到自己的包里,带回去后兴许能再活几日。简单快速的收拾了一下,飒马准备去办出院手续。只是他没有发觉到,这枝樱花的香味是否太过浓郁了些。

午间能够偷得一点点休息时间,对于敬人来说再好不过。但是很奇怪,和英智品着上好的红茶却觉得索然无味,和英智普通的说说闲话却心不在焉。不过,今天的红茶好像味道不太对?

“敬人,敬人?”“嗯?啊,何事?”看着友人神游太虚被自己唤回的恍惚模样,英智皱起眉头担心的说:“敬人,你最近是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没有那回事。学院里琐碎的事你就不用多上心了,我能应对过来。”敬人利落的说道。

英智捧着红茶杯,啜饮几口后把红茶放在桌上,又说:“那就是神崎君的事了。”“啊,是那样没错。等等,英智你刚刚说什么?”敬人敷衍了两句方觉不对劲,连忙问道。英智叹了口气道:“哎,我是说。敬人你这样是不是为神崎君的事而担心呢?”“这......”敬人感到一丝丝慌乱,那为什么提到飒马他会感到慌张呢。“说实话哦。”英智笑眯眯地盯着敬人,不放过他任何的动作。“啊,对。”敬人简洁的说,“是很烦心。毕竟他做了那样的事,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英智没有说话,等待下文。“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心里很乱。”敬人苦笑着说,他的确没法说什么下文了。“我说...敬人你该不是喜欢神崎君吧?”

诶?听到英智这样的问题,敬人有点懵。

“你看啊,神崎君是我见过你除我外只能说教的人了,而且还很不留情面。其次呢你对他的照顾也多于旁人,并且你们俩在一起做的活动也很多,休假日你也不怎么和我在一块儿喝茶了,而是被神崎君拉着去看海洋生物。还有啊......”英智略带点认真的列举着,没有注意到友人愈发难看的脸色。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敬人难得打断了他的话。他面色绯红地低吼道:“我,我才不喜欢他呢。”听这可疑的断句哦,敬人,你果然坠入爱河了吧。英智微笑着腹诽道。

突然,有个小小的身影闯进了红茶部。那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奔向敬人,并一个煞不住车撞在他的怀里。

“呃...你谁...”捂着被撞疼的腹部,敬人没好气的瞥去,然后他就被惊到了。“万分抱歉,呀啊!请让在下切腹谢罪嘤!”面前那个小只的飒马对自己说着那熟悉的腔调,敬人感到惊悚。“你...你住院住得变小了?”哦等等这傻傻的话语绝不是他说出口的,敬人暗自扶额。“请允许在下自我介绍。在下乃是梦之咲学院二年(A)班学生神崎飒马的弟弟,神崎拓也。”拓也严肃地说完后便紧张地看向敬人:“您没关系吧?”

“没...没...”对着小孩子哪里能发脾气啊,不过这孩子和他的兄长还真是挺像的,该不会是个兄控吧。敬人脸黑的想到。

真•兄控•拓也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随后又不好意思地吸吸鼻子说:“在下来叨扰贵校只是想告诉敬人殿下,兄长出院了,但仍需请假一周来调理生息。”原来是这样吗,敬人垂下眼睑,俯身摸了摸拓也的头说:“好孩子,我知道了。”英智笑着说:“这样啊,那机会可就来了。”意味不明呢。

直至晚上放学,敬人和英智都在陪着拓也带他参观梦之咲学院,顺便处理了些学生会的琐事,期间被妹控红郎发现的拓也,只得看了下红郎缝纫衣裳。最后敬人提出得把拓也送回去,否则这么小的孩子自己走回去太危险了。

拓也愉快地接受了他的提议,并拽着敬人的衣角不松手道:“那敬人殿下就请送我回家吧。”十分尴尬且惊愕的敬人目睹英智和红郎两个卖队友的人飞速溜走,只好牵起拓也的手,喟叹道:“哎,走吧。”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