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飒敬】为君拔刀(7)

(7)

清晨,一缕缕恼人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穿梭着,最后落在地上铺了一层暖光。早睡早起的习惯令昨夜疲惫不已的敬人感到头疼,他依旧没有从梦中醒来,只是眉头紧锁,嘴唇轻抿,有点烦躁不安,这时旁边的飒马一把拉过他来把他按进自己怀中。

可能是那个绵软的怀抱真的很温暖,敬人只是略蹭了蹭就又睡了过去,而他这么一蹭却把飒马蹭醒了。

啊,糟糕,自己昨天做了什么。

羞耻的记忆在此刻如走马灯一般清晰的在脑海中放映,而飒马的脸色却又白皙变绯红再转为惨白。要完,真的要完,要完了。他竟然侵犯了自己敬爱的队长大人。

“嗯...神崎!”听到怀里人的嘟囔飒马一个机灵:“是。”等小心翼翼地应了以后才发现原来那人压根就没醒,吓死他了。然而他这么想着,就被现实狠狠打了脸。

“喂...神崎,嘶......可恶,这是!”敬人刚醒就打算支起身子来,可他现在非但直不起身反倒是腰疼的要死。这种被压路机碾压过的痛感令敬人又跌回了床铺。于是他只得抬起手臂再次使劲,但是,他在小臂上看见了什么,红红的一片。诶,红红的一片....红红的...于是敬人愣怔着看着手臂上的吻痕想起了昨晚迷乱的一夜。

飒马感到不妙,非常不妙,以至于他飞快起身从床上下去,在地上立马对敬人土下座。“非常抱歉,莲巳殿!吾昨晚那样冒犯了您,还请您判吾死罪。”说罢他便掏出武士刀来横在自己脖颈间:“请让吾以死谢罪吧!”

“...你等等。”敬人又气又无奈的夺过武士刀扔在地上:“做就做了吧,横竖都已经发生了。你那样谢罪让我很困扰。”“诶?所以说...莲巳殿是不介意那种事咯?吾会负责的。”意料之外的,没有承受雷霆之怒的飒马一脸幸福地傻笑着说。

敬人感到额头青筋绷起,血压急剧飙高:“那种事谁会不介意啦!还有我是个大男人,又不是什么可怜兮兮被占便宜的小女生,你对我负责什么啊!”

“啊,吾所要表达的并不是您所想的那样,总之吾还是会负责的。”飒马认真道。

敬人头疼的揉揉额角道:“随你随你,真是的。那现在怎么办,话说昨天那场面你收拾了没有?还有我都这样了肯定不能上学了,去请个假吧。啊真是好火大啊,因为这种事而拉下课程什么的。”飒马难过且抱歉地说:“...承知。”

于是他们还是请了假,并愉快的玩了一天(其实是飒马照顾敬人一整天啦,毕竟是导致敬人无法自由行动的人)。

第二天的傍晚,他们回学院看了一趟,正好遇到了怀中抱着红色玫瑰的英智。

“诶?英智,你抱着的那团红玫瑰是怎么一回事?”本想拉走英智因他在茶中下药的事说教他一通的敬人有点懵,难道在他不在的时候自家竹马被人拐走了?可是英智那种腹黑小恶魔哪里是轻易心动的人。啊,有种养好的白菜被猪拱的心情,真是辛酸呢。

英智露出了一个真实的美好笑容:“这是涉送我的啦,我很开心。”

不愧是日日树殿,下手就是快。飒马心想。

敬人大感慌张:“那他向你告白了?”“嗯。”“什么时候?”“就在刚刚。”英智笑着回答。

五雷轰顶莫过于此,敬人艰难地开口道:“那你...答应他了?”“嗯,对啊。”结果英智笑眯眯的轻松说出口。

在学生会闺密组一旁当空气的飒马暗自扶额,果然会长大人很坦诚很好攻略,而日日树殿也很会撩人呢。哪里像自家那只,又严肃又呆板又蹭得累,实在是难攻略。

英智好攻略?苦追将近一年半的日日树涉在内心呵呵了几声。

这时英智突然说道:“神崎君,你过来一下,我们单独谈谈,敬人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抱歉哦。”咦?为什么会长大人要和自己聊天呢,飒马表示懵逼,但他还是听话照做,两人向呆住的敬人颌首示意,随后走到一处寂静地界。

“神崎君喜欢我家敬人是吧?”这直球打的人猝不及防。飒马慢慢红了脸颊,说:“...嗯。”“而且还没有告白。”英智调笑道。“是那样没错。”飒马垂下眼睑低语道。“那...做了吗?”英智眯起双眸毫不留情的说。“啊,这个,这个。”看飒马那种无措的样子便知答案。“好吧。”英智说道:“要来赌一把吗,以敬人为赌注。”此时可怜的敬人还不知自己被亲竹马给卖掉了,只是不明所以地打了个喷嚏。

“这,这个赌注,恕我直言,是否太过草率。”飒马惊讶地睁大双眸问道。“不会不会,那么,要赌吗?赌了我就同意你喜欢敬人,而且给你制造个告白的场景哦。”“诶?您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是吧?因为有意思啊。”英智好心替他解答。“仅仅是因为有意思吗...”飒马表情崩裂。“哈哈哈和你开玩笑啦神崎君,我只是,想让敬人幸福而已啊。”英智收敛起笑意认真道。

原来是这样,飒马心想,果然从小到大都在一块儿的交情就是硬。

“那这个赌是什么?”“也没什么啦,今晚不是[fine]的演出嘛,我临时改变决定了,我要让[红月]和我们比赛,只要你们赢了,敬人就归你。”英智满脸轻松的说。飒马的脸出现了裂痕,这是在开玩笑吗。缺两个人一天练习并且蔫巴巴的[红月]与信心满满准备充足的[fine]进行比赛,毫无疑问是[fine]赢的可能性大啊!更何况今晚原本就是他们的专场。

“会长大人...”飒马委屈地叫了一声,但他没法和人家谈条件,再说了要攻略敬人的话英智的确是一大助攻呢:“...承知。”

于是他马不停蹄地把敬人和红郎拉到[舞蹈室]那里,一脸不安惶惑的说:“把两位殿下拉到这里虽是无礼但也无可奈何。”他停顿一下又说:“会长大人说,今晚要和我们比赛。就在[fine]的演出上。”

“什么?”

敬人也懵了,这...这什么神发展,他才刚回学院不久,这几天也没怎么好好排练,就和斗志昂扬的[fine]比赛。更何况,他并不太想和英智比赛。

一旁的红郎敏锐的察觉到什么:“[fine]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挑起战争吧?一定是天祥院想做点不为人知的事情。”被说中的飒马有点尴尬和羞赧,不得不吐露实情:“其实吧...会长大人要与吾进行一次赌l博,赌注...就是莲巳殿。说是吾等胜利的话他就同意莲巳殿...不是专属于他的。”“哈?什么专属不专属啊,我又不是物件。”

听出了言下之意的敬人感到火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