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箫紫已经凉了八百年。

【承花】橘子好呢还是樱桃好呢?


橘子好呢还是樱桃好呢?

Cp:承花(幼承x幼花)

JOJO同人,给初二期中考刚完的自己一个心理安慰,想看软软嫩嫩的承花做点可爱的举动,其实该写蜜瓜和樱桃??嘿嘿不管了,实际上是我喜欢吃橘子(喂)。

标签:日常向/傻白甜/小朋友们的故事

就在昨天,班上来了个奇怪的家伙。

樱色的发堇色的眸,樱桃形状的书包挂坠,樱桃花纹的手帕,樱桃图案的衬衫口袋,连小皮鞋上方露出的一点点棉袜边都有樱桃的踪迹,把白皙的脚踝也染上了粉嫩的色泽。

关于对方的长相承太郎记得并不大清楚,但对于那个家伙是樱桃控的事实,承太郎敢百分百地保证,他还是头一回见到对一种水果这般执着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莫名不爽。

“现在是橘子成熟的时节了呢,前天老师买了一箱子,准备给表现好的小朋友们做奖励用。不过现在......你要拿一个橘子吗?承太郎。”

“嗯,正好口渴了。谢谢老师。”

乖乖从老师手中接过橘子,被她微笑着揉乱了头发,承太郎有点高兴不起来。

说起来九月份的确是橘子的季节,连天地都染成了黄橙橙的颜色,空气里都有橘子皮的清香味,甜软的橘瓣则散乱在天空中变成了绵绵的云朵,随着一个圆圆的,大橘子一般的太阳升起,云上被淋了更多的橘子汁,从淡黄的奶香加浓成更多更多的橘子味。啊,更多更多更多的橘子,满天的橙色......这本就是秋天嘛,哪儿有樱桃的舞台?

嗯?怎么回事。

承太郎揉揉眼睛再睁大了瞳眸去看天空。

沐浴过橘子汁的云朵被旁边的同伴挤了挤,像是害羞了一般露出了不正常的红晕,扩散开来,染上了樱桃的味道。粉色的云霞,樱桃色的云霞,让橘子小蛋糕似的云朵变成了樱桃棉花糖。

承太郎目不转睛地看着云朵的变化,绿色的瞳点上了几抹樱桃的色泽。

大包小包分类装好,一个个小抽屉收拾地整齐洁净。花京院的家长陪儿子度过了来到幼稚园的第二个上午,啰哩啰嗦地和老师说了一大堆承太郎完全不感兴趣的事情,比如什么性格内向啊不善交流啊之类的。不是承太郎想听到这些内容,而是他在那儿边吃橘子边做算术题恰巧听到了而已。

哼,惹人讨厌的小鬼原来叫花京院典明,名字听起来还不错,就是很讨厌。

小孩子的直觉总是莫名其妙的。

但不得不说看着花京院小朋友的脸,承太郎小朋友怎样也无法下手打下去,那种面貌,承太郎是很喜欢的,大概像喜欢橘子汽水一样喜欢。

樱色的发如花瓣那样柔软,脸侧的卷曲的发丝格外乖巧可爱,堇色的眸水光潋滟,眸色有点冷,有种典雅的美。白皙的皮肤如同奶昔那般柔嫩,鼻子嘴巴小巧精致,尤其是下嘴唇,像是偷吃了六月份的甜樱桃忘了拿手帕揩拭,粉粉的,润润的,亮晶晶的。

总而言之这家伙像个洋娃娃,看着漂亮但绝对不经打。

小孩子的结论下得浅薄到令人忍俊不禁。

幼稚园里向来不缺不长眼的熊娃子,恃强凌弱,欺负弱小。表面上看去再怎么厉害,那也是脑袋里装满奶昔的家伙。

看到花京院被人拎着领子准备开揍那是午饭前的事。

当时承太郎没有去拿便当盒,而是捧着一个橘子坐在蓝色小板凳上晒太阳,院子里的阳光暖烘烘的,惹得他有点犯迷糊,不过为了老师承诺的海洋故事他是不会睡午觉的。

一头红发的那家伙被几个麻雀斑的小混蛋抓着衣领,脸上被喷了不少沾糖粘的口水沫儿,眼神却始终空空的,眸光也是冷冷的扫射着施暴者。

承太郎掰下一瓣橘子送进嘴里,嚼啊嚼,不一会儿唇齿间弥漫着果味的香甜。他随意地看着眼前的闹剧,没有插手的企图。几个小混蛋里负责盯梢的看见他们班里的小霸王JOJO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也就彻底放心了。

“喂,你这家伙叫花京院是吧?啧啧,猛地看上去真像个女的,是不是真的不是个男生啊?嘿嘿嘿,别以为你不说话我们就不会下手了。”麻雀斑咧着正在换牙的大嘴,呼出一股股臭气,旁边的几个小鬼头也跟着叫嚣着难听的话。花京院垂眸看向被抓得皱且脏的衣领,皱起了秀气的眉头。他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些什么,但又马上阖住了双唇。

小混混对没有反应的乖仔总是变本加厉的。“而且啊,我还没听说过哪个男的这么狂热樱桃,也太娘了吧?哈哈哈哈。”花京院依旧没有说话,他抬起白嫩的小手握住麻雀斑的手腕。麻雀斑咧了咧嘴:“嗯?你是想干啥?求饶吗?在本大人这儿可没有饶恕这一说啊。哈哈哈哈哈哈......?!呃?哎!!啊疼疼疼疼疼!!!”白嫩的手用着并不柔软的力道硬生生把麻雀斑的手腕掰成了扭曲的样子。花京院忽视了对方的惨叫,而是冷冷地看向愣住的其他跟屁虫们。

小孩子们是很轻易就能一哄而散的。

那群小混蛋拉着惨叫的麻雀斑老大飞快地跑走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着娘娘腔真可怕一类的话。

听到那些话,使花京院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他从斜挎包中掏出一个绿色边纹的手帕不停地擦拭变脏的地方,力道大到手心都变成了红色。

在一旁坐着的承太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几瓣橘子。绿色的眸子亮亮的,缀满了闪耀的星子。他不由自主地拍了拍手,点头说道:“做得好。”听到他的声音花京院才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眸色没有改变,仍是冷冷的堇色。

只这一眼,承太郎感受到以前从未没有的特殊感触。头一次,他长这么大头一次有人用这种眼神看他,看他就如同看一个苹果一颗葡萄一样普通。

“那个......在我看来,你一点也不娘,不仅不娘而且是个出色的战士!”承太郎急忙解释道,但无奈对方不愿接收也不想接收信息。

不知为何,心里像是被蓝莓汁浸泡了一样,酸酸的,说不上何种滋味。对那双眸子,承太郎仅仅想去温暖那双眸子,想要打破堇色上覆盖的冰层。

花京院的午饭很普通。

比起别人的便当里,多的仅仅是几颗樱桃。但他对这几个圆球状鲜红色的水果相当爱惜,吃午饭时每次都留到才享用它们。享用前还相当庄重地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眸。

这已经不是樱桃的季节了,这些小东西大概是反季节种植出来的产品,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承太郎又吃了一瓣橘子,边嚼边思考。

于是他想了老半天后作出一派想都没想的坦荡样子走到花京院身边,从斜挎包里拿出了一个橘子递给他:“喏,偶尔也吃点别的水果。”花京院捏起一个樱桃梗,有点茫然地看着他,并没有伸手去接。“单吃樱桃也太单调了,而且营养成分也不够。”承太郎用空着的手压低了帽檐,遮住莫名变红的脸颊。

但花京院摇了摇头,把橘子推回他的包里,然后扭过头去继续玩樱桃梗。

我,我这是......被拒绝了?

从小到大被女生哄着闹着,被男生围着崇拜着,他承太郎送别人东西无一不是被一群人抢着要的,所以拒绝这种举动在承太郎的脑中早已不知跑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时年五岁,就快幼稚园毕业去小学深造的空条承太郎先生,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捏捏校服的衣角,咬住了唇瓣。

除了发现花京院不爱搭理人外,他还发现了别的一些东西。

经过几天观察,承太郎得知花京院的父母非常忙碌,工作很辛苦。这很好推测,因为幼儿园两点就放学了,但站在老师身后的花京院却没有飞快地跑出去,像只活泼的小鸟一样扑进母亲的怀中,而是牵住了老师的手,转身被领回了教室中。

“妈妈,我想留园学习。”承太郎摊开一本绘本,跪坐在软垫上,视线却不在书本上聚焦。荷莉听到稚嫩的童声说出奇怪的要求,惊得差点打翻了锅铲。

“怎么了吗?承太郎。妈妈不是每天都去接你吗?你是没有必要留在幼稚园里读书的呀。”荷莉不解地柔声问道。

“总之......我想交个朋友。”

声音很小,底气很足,主意很铁。

“嗯?是这样吗。那这孩子也很可怜呢,竟然要留园,得有多孤独啊。既然承太郎想要留,那妈妈只好同意咯。来,亲妈妈一下,妈妈就真的准许啦♡”荷莉笑眯眯地提出小小的要求,声音柔软得像糖丝。

承太郎有点别扭地在她脸颊上印下了一个吻,带着橘子的味道,也携了一点樱桃的气息。

画布上有许多许多的樱桃,放在一个漂亮的果篮里。

花京院的画无非就是樱桃,樱桃,还是樱桃。得了吧他整个人儿不就一樱桃小正太嘛。奇怪地是最近的画中除了樱桃竟然还有不同颜色的星星。

原因是承太郎最近总陪着他有一句每一句地努力唠嗑,原本承太郎就是个闷瓜,更别提花京院是个连话都不愿说的家伙。这么一天天地磨下去也就有了点说不清的感情。

这个JOJO真奇怪,明明他的妈妈是位非常温柔善良的女士,每天都有接他,也每天细心地给他做便当,带橘子给他,虽然橘子完全比不上樱桃吧......但他非要留园。

难道是,想特意和我共处一室?不,怎么可能。哪里又会有想和我心意相通的人呢......

就这样,嫩芽一般的可爱想法无法抑制地萌发了,花京院努力否认着对方的心意,却无法掩盖脸上樱桃色的红霞。

“哦呀,花京院画星星也很好看呢,难道是很喜欢星星吗?”老师笑着对他说,这让他有点赧然:“嗯......大概吧。”大概是喜欢星星的吧,黄橙橙的星星,粉嫩嫩的星星,绿茵茵的星星,像是喜欢樱桃一般喜欢星星吧。

但是,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星星的呢?

花京院眨眨眼睛认真地思考着,一旁的承太郎再一次压低了帽檐,帽檐上赫然是一枚星星,在橘子色的阳光下,斜挎包上的星星也不甘寂寞地闪了闪,光泽亮亮的,像六月樱桃上的露水。

留园生放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这个点在秋天说不上晚,但也绝对不早了。

花京院的家长没有来,可能是今天又加班了吧,真是忙碌的人呢。承太郎想了想荷莉,他还真是没见过妈妈除了照顾他和时不时回家露个脸的爸爸,还做过什么其他的工作。不过外婆曾说他是个比一般孩子还能闹腾的捣蛋鬼,单单是应付他都要耗光荷莉的精力了。想到这里承太郎不满地撇撇嘴,什么嘛,说谁顽皮呢,他空条承太郎可是最懂事最厉害最帅气的孩子啊。

于是最帅气的孩子决定要对可怜的小家伙负责,他弯起嘴角,笑盈盈地向花京院伸手道:“不介意的话,我陪你走一走吧,当然,你也可以来我家吃饭。”花京院像是被惊了一下抖了抖身子,小皮鞋跟向后缩了一步。承太郎走到幼稚园老师那里,用稚嫩的小手扯扯她的袖口恳求道:“老师,就让我陪着花京院吧,可以吗?”老师受到了极大的物理伤害和辅助魔法,一时间被可爱到说不出话来。

“当然可以了。那就拜托你了呢,承太郎。”老师笑着揉乱了承太郎和花京院的头发,他们表示有点高兴不起来。

但总而言之还是做到了!YES!承太郎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他假咳了几声,稚嫩柔软的童音故意装作大人的样子还真是好笑。“那走吧,花京院。”说完后撇开了头:“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好,好吧。”细细的,软软的,比承太郎还要清亮动听的声音柔柔地在他的耳畔响起。没想到花京院主动地执起了他的手,就是握得很紧,有点疼,不过承太郎却很高兴,高兴到想要抱紧橘子味棉花糖挤出樱桃色的糖水。

花京院的手可真软和啊,比草莓小蛋糕上的奶油还软和。承太郎出神地想着。

“哇,是小猫,承太郎快看啊。”花京院惊喜地轻呼着,喷出的气息痒痒的,让承太郎的脸颊也莫名痒痒。“嗯,是小猫。”承太郎的反应略冷淡了些,不过眼前的猫若是变成任何一种海洋生物都会让他疯狂,海星更甚。“啊,其实,我不应该叫你承太郎吧。我看见只有你的妈妈和老师才这么叫你,也许我应该像那些人一样叫你JOJO?”樱桃色的孩子有点失落又有点惶恐地询问道,两个小手捏着衣角,把可怜的布料揉得皱巴巴的。

救命,他好可爱。妈妈,他好可爱啊!

承太郎装作无所谓地样子说:“没事,叫我承太郎就好了,随你随你。”空条承太郎先生,帽子下的耳朵尖变红了哦。“啊,这样吗,谢谢你。”别再朝着承太郎笑了,花京院选手,莫非你还看不出对面空条选手的心脏快不堪重负了吗。

花京院从书包里拿出踌躇许久都舍不得吃的唯一一颗樱桃,慷慨地递给了咪咪叫着的小猫。然而他的手被一个稍大一点的掌心包住了。

“猫是不可以吃樱桃的,会拉肚子。”承太郎郑重地向他解释自己的好意,花京院愣了一两秒,但也就是一两秒,不知怎得眼眶有点润,晶莹的液体忍不住地在眼眶边沿打着转,迟迟不肯落下,但它最终蒸腾成了水雾。

承太郎慌了,他觉得自己的心随着他眼中的液体一起转,难受得不行。“喂,别哭啊?我这儿有香蕉牛奶,应该是可以喂它喝的。”承太郎从书包里拿出瓶装的香甜液体倒出了一点点在瓶盖里,俯下身子放在了猫咪的面前:“喏,给你。”看来这种乳酸饮品确实是有独特的魅力,猫儿挑剔的鼻尖没几下就被这香味所俘虏了,暂时垂下了高贵的头颅,用舌尖舔舐瓶盖中的琼浆。

“唔......小猫不喜欢吗,为什么不喜欢樱桃呢?明明樱桃是最好的水果了。”花京院揉揉眼睛,把眼眶也揉成了樱桃色。他轻颤的声音撩拨着承太郎的心弦,一时间承太郎无法做出回应。

有一会儿时间,大约有一个世纪或者一个瞬间那么长,承太郎才伸出手心牵着花京院说:“嗯,樱桃最好了,小猫也不是不爱吃而是不能吃......那我们走吧,去我家吃顿饭。”“诶?那,那让我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花京院说。他们返回老师那处前把一整瓶牛奶都留给了那只猫咪,至于那颗樱桃......当然是一人一半了。

通完电话后,他们在夕阳下牵着手往空条宅邸走去,两个小孩的手都粘腻腻的,像是汗水,也像是什么都没有。

管他樱桃橘子还是橘子樱桃,虽然承太郎觉得橘子比樱桃好吃,但花京院说樱桃更好吃一点那就是樱桃好对吗?

显然胜负已分。

堆积木的环节往往是承太郎最喜欢的,他的脑子一向灵范,至少甩了同龄人有N条街。除了算术是他最得意的,那便是堆积木块儿了。

他的艺术细胞并不比花京院差,只是单纯不喜欢那些复杂的东西,简单明了是承太郎小朋友的优良作风。

堆积木块儿的时候承太郎会随心一点,什么欧式建筑,日式庭院,印度寺庙都能搭得有模有样,他在给木块上色的时候也很大胆,色彩用得鲜明且有冲击性,有种独特的美感。

然而上色的时候也很容易让小英雄变成小花猫,严格意义上来说承太郎有一点洁癖,但他精神专注地时候通常不会管那些小事情,导致洁白的衬衣上总会有难以洗掉的污垢。所幸在这时候,花京院会拯救那可怜的衣料:“承太郎,给你手帕,快擦擦衣服上的脏东西。”

“啊,谢谢你,花京院。”承太郎急忙抽出一只手来接过手帕,刚准备抹抹身上就发现手帕不是那块有绿色花边的,而是他来园第一天带得那块樱桃花纹的手帕。

“花京院,这是?”见承太郎疑惑地晃晃手帕,花京院笑着说:“你用吧,这是我最喜欢的手帕,希望它能帮到你。”糟,糟糕。这个人,能不能别突然说这种可爱的话。

“嗯,知道了,谢,谢谢。”他支支吾吾地道了第二声谢,莫名地,他手边快成型的积木堆就这么倒了。

午饭时间总是很快就到了,每个人都在吃着不同的午饭。承太郎的便当相当豪华,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嘛,但最主要的还是要归功于荷莉女士高超的烹饪技术。

今天的饭盒里有一块朱古力蛋糕,奶油做成的花朵在蛋糕上怒放着,像是一朵绽开的笑脸。这蛋糕看起来就能想到口感是有多好,别的孩子可怜巴巴地看着,白费了许多口水。承太郎看了一眼蛋糕,不假思索地拿出另一个盘子,把蛋糕切下一半来放在盘子中,递给了旁边正在吃樱桃的花京院。

“给你,花京院。”承太郎又贴心地给了他一个有樱桃图案的勺子:“这个蛋糕很软的,味道也很好,尝尝吧。”

“诶?但这是荷莉阿姨给你做的吧?”花京院睁圆了双眼,并鼓起腮帮子想要含糊地拒绝。“没关系啦,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承太郎垂下眼睑低语道。

花京院成功接受到消息。他红着脸颊双手合十道:“那,我开动了。”“哦,好。”承太郎也双手合十,在心里想好了先吃哪块。

好甜,朱古力的香味和甜味从味蕾漫到了心房,甜腻地令人喘不过气。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上午的时候,广播操的声音回响在园里,今天他们班里领操的小朋友是空条承太郎。承太郎的动作做得很认真,就是有些动作做得过于炫酷了些,一般小同学很难模仿,花京院看到一些孩子跟不上步伐的可笑样子忍不住用小手捂住了嘴,咯咯地笑声从指缝间漏了出来。

不过花京院典明做得也很规范,没有承太郎那么特殊那么耀眼但也是蛮厉害的了。恭喜他们在今天得到了老师奖励的小红花。

“喂,花京院。”刚从室外结束活动回来的承太郎,和在绘画室的抱枕柜旁不小心睡着的花京院。

啊,那是我的海星抱枕。

承太郎默默想着,他并没有上前打扰在阳光下睡得正甜的那人。虽然他很不乖地不经别人同意就用别人的抱枕,但不得不说这样的花京院超可爱,至少对承太郎小朋友造成了极大的物理伤害。

嘛,睡觉的时候不仅需要抱枕,更需要被子嘛。

承太郎这么想着,从柜子里抽出他和花京院的被子,又把花京院的樱桃抱枕拿出来抱在怀中,小手一挥,被子一搭。他决定陪着花京院睡个好觉。

窗外阳光正好,点点光斑洒在画布的橘子瓣和小樱桃上,糅出一种奇特的色彩,柔和,并且美丽。

自上次花京院去承太郎家做客后,来他们家蹭顿饭什么的已经不算什么了,甚至连住宿下来,俩小孩睡在一铺床被里都可以。

而在今夜,于空条宅的走廊中,月色很美,星空很美,气氛很美。

“呐,花京院,小学也一起上吧,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快要长到六岁的承太郎对同样快到六岁的花京院做出了承诺。

“......嗯。”

他得到的是一声低低的但又坚定的回答,就像流云一般轻飘飘地划过心际。

-END?-

大概会有后续?大概?但那就是少年间的事了吧?不知道呢呼呼。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