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维勇】你的目光(原著向)


【维勇】你的目光(原著向)

标题与文不符系列...被基友强卖冰尤的安利于是就吃了,然后......真好吃真好吃冰尤真好吃我爱勇利!!!(脸呢)我觉得勇利最吸引人的一点就是他能够一次次突破自己,把更美的自己给大家看,这大概也是吸引维克多的人格魅力吧(笑)短小,ooc注意。

“喂,勇利!加油啊!”

“勇利最棒啦!勇利加油啊!”

啊,是优子和美奈子小姐在为我加油。超级感谢她们就是了,但是好紧张,真的好紧张!怎么办啊......对接下来的事情完全没有把握,接下来,接下来该怎么做?救,救命,我要完了啊啊啊!!!

胜生勇利,23岁,日本花样滑冰强化选手,心脏异常脆弱,没有压住场面的气势,性格略微内向腼腆,不能够把自身的魅力和实力发挥出来。

双腿在哆嗦,并非是体力不够,而是他的心跳因观众席上喧嚣吵闹地呼喊声而发狂一般的跳动所导致的。眼前也好花,模糊到分不清冰面与背景,原本清晰的冰晶被逐渐过滤成颗粒状的沙砾,混浊的虹彩色盖住了天然的白色。心跳跳得太快太用力了,导致呼吸也很不舒畅,肺叶也变得瘪瘪的。让勇利一度认为自己会窒息到死在冰场上。

腿在不停地打着颤,解说员刺耳的声音传入他的耳内,告知他一次次跳跃失败,于是便慢慢地,慢慢地把他最后一点信心也磨了个精光。

失败了。显而易见的。

因为观众席上安静得可怕,连一句喝彩或赞扬都吝啬地不肯发出。

随着乐曲的停止,勇利一下子坐到冰面上,把神情复杂的面颊深深埋入双腿间,用双手盖住头顶,仿佛要把自己从这里抹去一般。

奇怪,眼睛好酸,眼眶好胀,像是有什么东液体汹涌澎湃地想要溢出,鼻子也是酸到不行,本来就呼吸不上了,现在更加难过。

在那么一瞬间,勇利的世界只剩下了他自己和坐着的这层冰,他听不到任何人的呼唤也看不到任何人的神色。仅仅是用心看着疲惫的大脑相当忠诚地在脑海中放映着那个人,以及他脚下如影子的自己。

时常在回想的人正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从年少时就崇拜上的偶像,与他完全不同,是个完美的滑冰选手,气质也如天鹅般优雅,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和爱,每次在各种大赛上都能领到金牌又证明了他强悍的实力。所以......所以他才会那么敬仰他!

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

勇利恍恍惚惚地站起来走进一间厕所隔间,把门锁上,终于忍不住地,放声大哭出来。

谁也无法知道,当时的他是有多么悲伤难过。不是因为他太脆弱,而是正因为意志过于坚强却猛地遭到挫折才会爆发。

可能后来踹门的尤里并没有顾虑到他的心情吧,但勇利也庆幸这一点。在极度懊悔自身的同时,他也藏了私心,把那比所有人还喜欢维克托的那点心意攥得紧紧的,不愿与任何人分享。

他记得当时只是在想,完了,比赛失利是失去了小维而消沉带来的结果,而现在他几乎就要失去维克托了。长达十几年,贯穿他整个少年与青年时期的追爱长跑,就要彻底落下帷幕了吧?

再也,再也不能与维克托并肩站在领奖台上了吧?

思及此处,他哭得更厉害了。

“诶???维克托???!!!”

勇利的尖叫声中惊吓的成分比惊喜多。

试问,你追了很久很久,连人家头发梢都摸不着的偶像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悠闲地穿着自家的衣服大大方方地躺在地板上,还一脸笑眯眯地对你打招呼是什么感受。

别人什么感受不知道,总之勇利想要赶紧刨个洞钻进去(因为三姐妹录像的事)或者想紧紧地拥抱维克托,但后者对于初见的风险太大,他也不了解俄罗斯的礼节风情如何,是绝不敢下手的。

“哟,勇利,我是来做你教练的。”对方毫不介意地用指尖梳理着银白色的发尾,用那双比湖水还清澈,比冰雪还明亮的蓝色双眸注视着他,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

“诶??????”

勇利惊讶地吼叫再次划破天际。

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收下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帅气老毛子教授,勇利选择放弃思考。又及......“维克托,你能不能别叫我小猪,感觉怪不好意思的。”“不可以,因为你就是可爱的小猪啊~”

这完全是无法反驳的霸道。

夜晚,星与月温柔地撒下柔光,把勇利轻轻地包裹起来,驱散了丝丝缕缕的孤单。

头脑很乱,根源处的情绪是慌乱无措的,但是被狂热的喜悦冲刷地没了影儿,原来认为遥远到快追不到的人现在就近在眼前。在输了那场比赛后本认为自己没了滑冰的热情,连想要与维克托站在同一高度的梦想火焰都快泯灭,但是这个人突然的出现把一切都改变了。想要和他在一起,永永远远地站在一起,让他感受到自己比全世界都热烈的爱意,这种疯狂的念想再度侵占了勇利的心灵,并愈演愈烈。

救命,好害羞,但是好兴奋!

他再一次把脸深深埋入柔软的被子当中,感受到了羽绒的绵柔。

也许是寒冷的北方没有那些温暖细腻的饭食,当看到猪排饭的时候,勇利觉得维克托的眼神都是闪着光芒的。

“慢一点吃啦......维克托,给你纸巾。”“唔嗯谢谢。”忙着对付美味饭食的俄罗斯帅哥匆匆接过纸巾搁在桌上,转而继续大口吞咽。

好开心,这个人和我一样喜欢吃猪排饭,好开心!终于有滑冰以外的共同喜爱了。

大概是光顾着痴汉维克托了,勇利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吃饭的目光有多么炽热直白。维克托感受到这束目光把脸从米饭中抬起来,对上勇利的一双褐色眼眸,无辜地眨巴两下:“怎么了勇利,这么好吃,你不吃吗?”“啊,我,我一会儿就......”因维克托对自己的关心而感动的勇利刚想抒发一下自己的情绪就被他的下一句话给噎住。

“但是,不允许你吃哦?”

银发的教练优雅地拿手指抵在唇上,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颜,无视他嘴角的饭粒外,这是绝对完美的撩汉技能。

但是这也不能改变他说得话有多残忍。被人强迫到不能吃最喜欢的食物,勇利忍住心里的悲酸问道:“为,为什么?”

“小猪都胖成这样了,还想吃饭么。我可是不会教这样的勇利呢,赶紧给我减肥减到以前比赛时的体重。”

“诶????”

果然是,完全没法,反驳。

结束了一天的锻炼在温泉里泡个澡真是畅快。

勇利把粘着汗水的面颊一点点沉下去,直到水面浮着圆晕般乌黑的发顶。哇,疲惫的肉体被水流体贴地拍打按摩着,这感觉真是棒极了。身体和脑袋都昏昏沉沉的,让人想闭着眼在这里小憩片刻。

突然水面拍起的巨大浪花把勇利惊得探出头来看向入侵者。“......维克托?”维克托笑着对他说:“对,是我。”“哎,总是给我不停地惊吓......下回来泡澡可以事先和我说一声吗?”温泉因维克托的加入而变得有些狭窄,从而缩小了勇利的自由天地。“哈哈哈别那么拘束嘛,我可是你的教练呀。”维克托不依不饶地靠近勇利,把一张帅气的面孔对准勇利的脸庞。糟,糟糕,美|色的诱惑果真难以抗拒。勇利本就略红的脸颊此刻更是一片绯红,热腾腾地冒着热气。“一起泡澡什么的,也是没关系的吧?”

别,别靠近我的耳朵说话呀。感觉好奇怪。

在维克托的进一步引诱下,勇利迷迷糊糊地跳进了自家教练的圈套:“嗯,好。”“勇利对我真好~”“等等,不是。别,别挨我这么近呀。”无意中好像触碰到比自己更灼热些的体温和细腻如白瓷的肌肤,勇利觉得脸颊更烧了。

“勇利别害羞呀。”维克托从水中执起他的手,指缝间流下闪着光华的水流。勇利愣怔地看着维克托把他的手送到唇边落下一个绵软温和的吻。

面对自家教练心脏都快爆炸了。

“呐,维克托。”“嗯?”隔着一层毛巾下的,是维克托银白的发丝,在沾满水滴后显得颜色深邃了些,中间圆圆的发旋像星河中心最具光辉的那颗星子。被勇利揉搓了一阵后,变得蓬松,柔软,并乖巧地粘在维克托光洁饱满的额头上。“我记得你十六岁的时候是长发吧?”“没错,那也是为了有种中性的美感?但我还是更喜欢短发啊,多清爽。”维克托嘟起了嘴叹气道:“哎,也不知道那时雅科夫是怎么想的。”

其实,那个时候的你也很美。正是那次比赛,你长发飘飘的隽秀身影便深深铭记于我心中,伴随着我走到现在。不过对我来说,维克托就是维克托,无论是少年时秀气中带点纯真的你还是现在成熟高雅的你,我都喜欢。

这些话勇利没有说出口,仅仅是为他细致地擦拭着头发,直到发梢不再湿润。


除却那次在大海边的谈话,还有一次星夜下的回忆。

长谷津冬天的风有种哀伤忧愁的味道,慢慢拂过你的嘴唇,留下一抹说不出的感受。被这样的风围绕着,夜晚的色彩便浓厚了些。

那时是中国大赛的前期吧,每日都在忙碌不停地训练,训练,还是训练。练到腰酸腿软肩膀疼痛,整个人都想软趴趴的瘫在床铺上不起来。但紧张的心情又让人不能放松下来好好休息。

这样不行啊。

勇利想道。必须快点调整好心态。现在他在冰场上的战斗可不知代表他一个呀,还有维克托呢。为了维克托的名誉和力量,他绝不能失败。此刻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追上维克托的梦想,怎么能够在这里倒下?

他借助梯子登上了屋顶,选了个舒服些的地方坐下,仰望夜空。天空中的星子是那么的明亮,在冬天肃杀寒冷的氛围下,非但没有变得黯淡,反而比其他时节更加闪烁。

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子,就像是维克托。而围在那颗星周围的黯淡星子里,有一颗就是他,没有光泽,毫不起眼,默默无闻。

在他沉思到低谷时,却没注意到瓦片异样的声响。直到一声落地的声音传入耳内,才惊得勇利扭过头去,这一下,便摄去了他的心神。

在月辉和星的光华下,沐浴着藏蓝色夜晚的维克托美得那么不真实,银白色的发丝镀上了夜里薄薄的雾气,一双冰雪眸子被融入了点点星辉,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孤寂。

孤寂?

维克托才不孤寂吧,有和我一样那么多憧憬他的人围着他打转,怎么可能会感到孤寂。

“勇利又在胡思乱想了吧。”沉默被他用言语打破,维克托转头迎上勇利的双眸,眸中全然是勇利的身影。“也不算是吧,今晚的月色很美。”本想糊弄过去结果弄巧成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勇利登时感到火冲头顶,臊得脸颊通红。“诶?勇利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红,不会是感冒了吧。”维克托奇怪地在他面前挥挥手,满脸的疑惑。

还好,这个人是俄罗斯人,否则让他听懂这句话了那得有多尴尬。

勇利舒了一口气笑着回应他:“没事,只是刚才突然不舒服,现在好多了。”“嗯,那就好,身体可是很重要的。”维克托也仰起头颅望向星星,看了几秒便伸出手指指向勇利先前觉得是维克托的那颗星:“看,那就是勇利。”“嗯?”勇利转眼看去,顿时怔住。“勇利就是那样的存在啊。强大,温柔,明朗,能带给人live和love的感觉,在遇到勇利之前,我对滑冰以外的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无聊得很。都是勇利带给我那么多惊喜和快乐,我感到很高兴。”银色头发的教练自顾自地吐出一大堆话,让自家的学生更加无措。

“诶???我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维克托你就别安慰我啦。”脸好像更烫了,怎么办。勇利用双手捂住脸颊,低声说道。“真的!勇利最棒啦!”维克托把他的手掰开,略强硬地直视着他说道:“所以就不要乱想了,好孩子要保持充足的睡眠才对。”

还没等回答他一声,就被人更加强硬地从屋顶上请了下去。勇利轻声说着慢点啦,我这就去睡觉,肩膀却还是被人抵得死死的。即便这样,心跳也快得不行。

天上的星子目送二人的离去,慢慢地潜入云层中,送给他们一个静谧的夜晚。

在那次比赛中,维克托永远不能忘记的是,撩起额发的勇利那魅惑的眼神和强势的话语。

“请只注视着我一个人。”

呵,其实你不说,我也只会看你一个人。因为我的世界早已被你占满了啊。

眼神追随着他在冰上飘逸的身姿,维克托笑着托腮,如此想道。

有时吃惯了自己家的饭食,也是想出去尝点新鲜的。

“呐,勇利。我想出去吃饭嘛,你给我推荐点好吃的我们去外面吃好不好?”今天的维克托教练也是像马卡钦一样粘着勇利不放手呢。面对偶像兼教练如此强势的撒娇,勇利表示举双手投降。

“好,好吧。那我们就外出吃饭,吃点寿司怎么样?”“好的!没问题!”

得到肯定回答的维克托迅速穿好外衣,换好鞋子,呆在门口等着他。

“……”

勇利无语地看着他闪亮亮的一双蓝眸,顾及他的感受也快速换好了衣装。临走时勇利从衣架处取下了一条围巾,走到维克托面前给他细心围上:“外面凉,围上会好一点。”

维克托低头看着他纤长白皙的手指在自己脖颈附近体贴地整理着围巾边沿,感到心里很是温暖。

想和勇利围一条围巾呢。

想到这里,他勾起唇角,把围巾拉长了些并围到勇利的脖子上。

“诶?维克托,这样真的可以吗?”

勇利害羞地往围巾里缩了缩,把小半张脸露出来,用那双掺了蜂蜜的褐色眸子看向维克托。

“当然,那我们走吧。”

不得不说,外国帅哥的吸引力就是强,更别提是维克托这种等同于明星级别的。一路上被粉丝追杀,辛苦到连气都喘不匀就要微笑着回应她们的热情。

突然,手指被紧紧地攥到一起,指节触到的温热柔软,正是勇利的手指。维克托诧异地看向勇利。在日光地照耀下看不大清他的表情,镜片的反光完美地遮住了他的眼瞳,只有用力抿着的唇线体现出他的不悦。

可爱!占有欲超强的勇利好可爱啊!

维克托唇边的笑意扩大了几分,手指也反客为主反握住勇利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请问吃饱喝足后要做什么?

当然是要练习。

然而勇利的体力实在太好,一开始还姿态优美的维克托在持续几个回合后就很吃不消了。

“哈......哈,能不能先别练了,休息一会儿可以吗?”维克托累得连连告饶,汗水打湿了银白的发丝,浸染出淡雅的灰色。体力不支导致他的双眼略显空洞,聚焦不能。

“求你了嘛维克托!再来一次好不好?就一次!好不好嘛!”勇利可怜巴巴地攥着他的衣角,扑棱着长长的睫毛,这副惹人怜爱样子谁能拒绝啊!

维克托敲了下额角,叹气道:“哎,好吧。那就再来一次。最后一次!”“耶!维克托最好了!”

勉强支撑着这具疲惫的躯体连续进行高强度的运动实在困难,明明是最后一个四周跳了,但就是感觉力不从心。

能让维克托把最拿手的四周跳给弄得失败的也就只有勇利了。脚下那么一滑,维克托就想,哎,完了,要摔了。

在有心理暗示的情况下,维克托做好了摔疼自己的准备。然而腰部倏然传来的劲风却挽回了局面。

“维克托,没事吧?”

把眼睛支开一条小缝,看到的就是勇利焦急害怕的神情,以及自脸庞滑下来的汗珠。

在彻底意识到自己被人拦腰救助后,就着这个绝佳的姿势维克托笑着挠了挠勇利的下颌:“勇利的体力真好啊。”“诶???”在冰上拖住一个一米八的老毛子本来就不容易,现在心神都被他的小动作引走,哪还有精力给手臂输送力气,勇利一个脱力,冰层上立马响起了两声清脆的落地声。

果然,猛地摔一下还是好痛啊。

维克托皱着眉头苦笑道。

但某种意义上还是赚了。

买戒指这件事,是维克托真心没预料到的。

不过看着自家小猪脸色绯红,双眼扑朔的迷人样子,就是不依他也得依呀。

“这个,对,就是这样。麻烦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在店员把那款戒指拿出来的时候,勇利就迫不及待地接过来,并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急忙说:“好,就它了。分期付款。”

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出门外又冲到教堂门口,心跳的节奏也乱七八糟的。

互相带上戒指,说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话语,冰凉凉的指环套上修长的指节,深入指根,直达心脏。

只有目光是没有变的。

童年,少年,青年。

容颜随着岁月不断地变化,只有注视着对方的目光是没有变的。憧憬,喜欢,在意,独占。有着纯真与欲|望两种极端的情绪。

维克托说不清那时勇利的眼神中包含了什么。是赛前的紧张?订婚的激动?即将成功的喜悦?还是与他走在一起的喜悦?

唯一知道的,就是在他冰蓝色的目光中,除了勇利,什么都没有,亦什么都容不下。

渐渐的,在目光的交融中,教堂的钟声响了。

-END-

彩蛋-月色很美

“呐,今晚的月色真美是什么意思?”

维克托疑惑地问向优子小姐。

“诶?是,是有人对你说这句话了吗?是谁?”

闻言优子满脸警惕地样子,并在心中为勇利感到焦躁。

“啊,对啊。勇利和我说哒,怎么了吗?”

维克托更加疑惑了。

“哦!……哦哦原来是勇利!!!天呐我没想到他是这么主动的孩子!”

优子小姐激动到想流鼻血,但她没有忘记革命大业,于是为了维勇的幸福又补充了一句。

“是我们这里告白的话语哦。意思是喜欢你呢。”

“啊是这样吗!我好开心!”

俄罗斯老流氓罕见地捂住了脸。

于是今晚......

“勇利,今晚的月色真美。”

“诶?嗯,是,是很美。”

恭喜维克托老流氓收获全身泛红的勇利小猪一只。

-END-

PS:最后烂尾抱歉,脑细胞不够用了...以及我想开坑,明星梗。

超人气偶像维x小角色偶像勇

大概是不出名的小明星从小就非常崇拜特别火的大明星,偶然有机会和他一起拍戏然后渐渐和他产生感情,最后被对方拆之入腹的事ww有人想看请留言,我或许会写。(并没有人)

评论

热度(22)

  1. 离去哀歌渡水青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