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水青云

非常感谢您们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仗露】想要变得可爱

灵感来源于同名歌曲x想写写看想对老师表达心意而刻意打扮自己的仗助(大概像由花子谈恋爱那样?),是交往前的无脑小故事。虽然没有原歌曲软但也是可爱的男子心啦ww文渣,ooc注意。

假设辻彩还活着。

“露伴也不知道同情一下我!明明都要期末考试了的说!”

“哈?你自己不好好念书整天跑别人家里骚扰人,现在还想让我安慰你?”

“哪......哪里有!明明是露伴答应让我过来打工赚零钱的好吗,完全没有骚扰到你吧......”

原本怒气冲冲地势头减弱了不少,十六岁的少年委屈地眨眨眼睛,憋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湿意。长长的睫毛因青年毫不留情地打击而受挫地轻轻颤抖,显露出主人的无辜和可怜。

“嘁,怎么了。说说你就哭?哈,真是个幼稚的十六岁小鬼啊。要我拍拍你说宝宝乖别哭吗?”

“才不要!”

青春期少年脆弱又强烈的自尊心被狠狠蹂躏了一番,令他置气地撂下一句狠话就仓惶逃去。正执着画笔工作而被人中途打断的青年拧紧了双眉,用力咬了咬下唇。

“所以说,这就是你们吵架的原因?”老好人康一无奈地搔搔头发,表示他无能为力。这简直是幼稚园级别的争吵,竟还能搬上台面。况且......康一自己也比较发愁这次考试啦,不过有由花子帮忙复习真是不错。

不行,不能输给康一!我也要赶紧复习才是!但是......但是,完全没办法集中精力是怎么回事?!满脑子都是露伴!露伴露伴露伴!露伴好毒舌,露伴好讨厌,露伴好可爱!露伴怎么能那样对我!

想着想着,他的眼神愈发无光,笔记本上也乱糟糟地画着一个个小人和大头,具体是什么看不清楚,只能在一堆黑暗中分辨出一些蛋壳来。

东方仗助,陷入极度分裂的苦恼中,完全没注意到老师对他投来的小眼神,直到肩膀处擦过一个粉笔头他才猛地回神过来。

然后是理所当然的在走廊罚站了。

“嘿!仗助,你在想什么啊?竟然被罚了。不过没事,和我去打柏青哥吧!”

谢谢好哥们儿亿泰的及时安慰,真不愧是好哥们儿,一辈子。但是,好哥们儿解决不了感情上的问题,抚慰不了脆弱的少男心。

“哎,算了吧。亿泰你去玩吧。我要回家了。”

“诶?为什么?仗助你放弃打柏青哥还真是少见呢,出什么事了吗?”

“啊,和露伴老师吵架了。”

“你们不是经常吵架吗?这有什么好难过的。”

“我也不知道啊,就是,心里不舒服。”

“那就去和露伴老师道歉啊。”

“不知道为啥,就是不想和他道歉。”

“......你们还真是奇怪呐。”

单纯可爱的亿泰是救不了仗助低等的情商的。能救他的大概只有康一了。

“和露伴老师吵架了又不想向他主动道歉,仗助君你到底要怎样嘛。”康一犯难地挠挠头道,然而脑内一时闪过灵感让他想到了什么。“啊,难道说......仗助你喜欢露伴老师吗?”

“哈?????”

像是鼓鼓的气球猛地被扎破一般,一直封闭的窗子突然被打开一般,仗助顿时说不出话来,心里五味杂陈。唯一能表现出他的情绪的,大概就是越来越红的脸颊。

“原来是这样的啊。嘛,找到根源了什么就都好解决了。不过感情上的事我不是很清楚啦,在这方面由花子主动的时候比较多,我可以让她帮帮你。”

“由,由花子?!”

救命,让那个满眼都是康一,一门心思扑在与康一谈恋爱的女人来帮他?不会因为打扰她和康一的二人世界而打死自己吧?

东方仗助即苦恼无奈又担心害怕。

康一仿佛看透了好友心底的那点小心思急忙解释道:“啊,仗助你放心啦。我会好好和由花子说清楚,我相信她能帮到你的。”

那只是你相信吧!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啊!

最后还是请由花子帮忙了呢。

“喂,你这该死的家伙。竟然打扰我和康一君的美好时光,是想死还是不想活。”

貌似哪个选项都不能选吧。

“额......那个,抱,抱歉。劳烦你了,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可以回去找康一,我没意见,也不敢有意见。”

仗助吓得就差给她土下座了。

“啧,好烦。如果你这事办不成,我在康一君心中的形象会大打折扣的。总之,你,赶紧把问题说清楚,别磨磨唧唧的。”

“啊,总之就是......”

“哈?就因为快到考试了他不理你也不鼓励你,你就觉得寂寞了?超无聊啊。”

仗助觉得他要在由花子鄙视的目光下死亡了。由花子却没心情考虑他的心理活动,而是拧紧了双眉对他说:

“跟我去‘灰姑娘’那里吧,虽说那个辻彩不欢迎臭男人,但是我对你这种情商低下顺带拉低智商的傻冒没别的办法了,只能带你去那家店了。”

等等你经过我同意了吗?而且还叫我傻冒这个女人是有多过分!重点是带我去一家充满女性气息且疗法诡异的美容店真的好吗?!

仗助刚想说不用了,要不还是想想别的方法,就被对方用一句 再多嘴就拿头发口球你 的威胁性言论给吓得不敢多说。

我天,为什么我如此倒霉,为什么我要去向康一求助,更何况求助的内容还如此白痴,真是丢尽了我作为和平使者的脸。

仗助捂着面庞被由花子用头发丢进了店里,惊得辻彩差点把手中昂贵的口红给掰断了。女人平息了下不稳的呼吸,慢吞吞而又有气无力地抬眸说道:

“啊呀呀,真是稀客。但是本店不接待男性客人呢。”

“你这女人别麻烦,赶紧帮他做一个口红,我没什么时间和你们耗着,康一君还等着我呢。”由花子烦躁地卷着头发,眉宇间充满了戾气。

辻彩笑着说了些俏皮话,嫌由花子拥抱了爱情就忘记了她的功劳真是冷面冷心的人,还对仗助说这是没办法的,谁让她就是喜欢那个小美女呢,况且帮助仗助也是在帮他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于情于理她只能帮帮他了。

“嗯......这个眼型和这个唇形,表示你性格温顺,待人忠厚,非常讨人喜欢。但这副讨人喜欢的面相却和那位露伴老师的面相相冲,你们的关系很复杂,说厌恶的话你们的确是互相讨厌着对方,但是这种情绪又很微妙,毕竟恨的对立面是爱,而你们的转机还没有到来,但相信我,马上就会来了。”辻彩调动着魔法使触碰着仗助的面容,不时来上一两句评论。仗助抿唇小声反驳道:“你怎么知道时机快来了,这替身就这么神?”“啊,相信我,魔法使是绝对没问题的爱情使者。”辻彩用手指按压了下他丰厚的嘴唇这般说道。

“不过呢,即便你有了我的口红也要小心,即便迎来了时机你也必须时刻谨记,有了矛盾要先退一步,让着那位漫画家。因为你的这种面貌,在爱情中本就是处于劣势的那一方。”辻彩揣摩好了他的面容,为仗助做出他的专属口红。“哈?凭什么说我是劣势一方啊?!”仗助有点不满地握紧了双拳,自尊心收到一定程度的打击。

“年轻人别生气嘛,我的话都是很有道理的。你看,你的双眉有他锐利还是你的双眼比他凌厉,哈,他的唇线还是刻薄的弧度,就凭这些,就能判断你一定是先低头的那个。”

啊,说的太对了,哪里有反驳的言语。

仗助低声说了句谢谢,红着脸颊取走了口红,并为之付了一笔用来买高档皮鞋的价钱。

“呐,露伴。”

小心翼翼地给他打了电话又小心翼翼地起了个开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呜,一如既往的恶语相向。

“那个,能出来见我一下吗?我们,喝杯咖啡什么的?”仗助紧抓着手中的口红,把下部握得汗津津的。

“没空,不约。”

“呜,求你了嘛。露伴老师!最好最帅的露伴老师,你就出来一趟嘛,我请客行不行?”

“啊,好烦啊你。都说了我没空,你再这样我就把你拉到黑名单里。”

“别!!!......好吧,露伴本来就没可能来,还是算了。”

“哈?你什么意思?!以为我岸边露伴一定不会去?地址给我,我这就去。”

好像知道了一点,能让露伴老师乖乖赴约的奇怪招数。仗助如是想到。

......

当青年到了指定地点,刚准备去嘲讽一下少年是不是缺父爱缺到想找人抽他的时候,猛地看到了他正慢慢抬起的小臂和手中的口红。

这个口红!

见多识广又热衷于从广播中活得素材的露伴老师当然知道它来自哪里有什么作用。当时不知是脑抽了还是怎么得,他一下子就冲到少年面前,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抢过口红。

“喂!我说东方仗助,你怂不怂啊!自己垃圾到没有魅力就靠这种东西强得别人的喜欢。真是下三滥的招数。”

“露伴老师!快换给我!”

少年因羞愤而气得满面通红,急着去夺取口红却一个不注意被天堂之门写上了“永远也拿不到这只口红”的命令。

“哈哈哈拿不到手了吧!来求我啊,求我我就给你。”

露伴因少年扭曲的表情而感到一丝愉悦。不想仗助却垂下了头不再看他,双拳攥得更紧了些,肩膀在轻微地颤抖,看上去一副快哭的样子。

“喂,我说你......没有这么脆弱吧?”

“我知道啦!这只口红就是对露伴用的!满意了吗?说我卑鄙也好说我恶心也好!但是我喜欢露伴啊!除了这个我也想不到别的方法了,我做什么你都嫌烦,只能靠这种外力了吧?”

最后几句话的尾音都在颤抖,气也喘得不匀。能够感受得到少年心中的难过。

“行了!烦死了你!我说我也并不讨厌你,可以了吧?婆婆妈妈的,真是烦人的臭小鬼。”

“唉?”

意料之外的得到这句话,仗助忍住泪意仰首看去,是漫画家撇过脸去而露出的红透了的耳根。

果然,还是这个人最可爱啊。

仗助看着即将成为恋人的露伴,勾起了唇角。

-END-

最后诚挚推荐一下可爱的歌:D ,我记得名字就叫想变得可爱。

评论

热度(26)